明克街13号-第六百零七章 申请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事情呢,就是这样,我现在想听一听你们的意见。"

    尼奥说完后,低下头开始吃面,本就所剩不多的食材,全都给他了。

    弗农和海伦对视一眼,然后他开口说道∶"这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请您容许我们再……"

    呼……”尼奥喝了口番茄口味的面汤,放下勺子,“你似乎搞错了一点,我只是想听一听你们的意见,而不是想来征求你们的同意。”

    海伦看着尼奥说道∶"我们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了么?"

    尼奥点了点头,道∶"你可以选择今晚的面条汤里是否需要放番茄,至于你人生道路的选择,相信我,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人拥有直正自由的选择权力。

    弗农说道∶"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胁迫么?""废话,我就是在胁迫你们,你们难道还没听出来么?"弗农摇头道"我很难接受你这样的人来领导。"

    尼奥毫不客气地说道∶"是的,上一个友善的领导已经死了。弗农∶"……"

    尼奥∶"他为了掩护你们逃脱秩序神教的搜捕、不惜临死前举起一座光明之塔来吸引注意力,我以为经过了这件事后你们应该会褪去一些不必要的天真,但很可惜,你们并没有。

    另外,我觉得,身为下属;身为下属;身为学生,让自己的领导或者老师为了掩护你们而死,这是你们的失职,侧面反映出你们两个是废物。”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们的导师!"啪!"

    尼奥将碗里剩下的面汤全部泼在了弗农的脸上,虽然平日里会偷偷摸摸帮病人进行光明治疗,但本质上已经很久没有动手的弗农已经逐渐忘记了自己曾是一个光明武者的事实,所以他没有来得及做阻挡,直接被浇了个通透。"白痴,我骂的是你,不是你们的导师"

    坐在边上一直没说话的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递给海伦,示意她帮弗农擦一擦,然后继续回到先前的姿势。

    弗农推开了海伦想要帮自己擦拭的手,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我知道你打算做什么,我太清楚了,但我已经腻了,我不想再被人利用,不想再做别人手里的刀,最后被别人卖了还毫不自知!”

    "好吧,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你们是有进步的,但进步得不多。"

    尼奥从海伦那里将来自阿尔弗雷德的手帕拿过来,折叠了一下,仔细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然后站起身,气息瞄准弗农,瞬间进发。弗农见状,身上当即凝聚出一层光明铠甲,但尼奥只是伸手向前一抓,弗农身上的光明铠甲直接消融,化作了一团纯粹的光明力量被尼奥拘在了掌心。紧接着,尼奥一巴掌反向一抽。"砰"

    光明力量化作了一道皮鞭将弗农整个人抽翻在地。

    旁边的海伦见状下意识地张开手准备凝聚术法,但尼奥一个目光扫来海伦双手僵硬了一下,还是停止了反抗。尼奥的眼神里带着威胁,意思是敢再撩拨他,他就会真的下杀手。

    在威胁人这方面,尼奥是专业的,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否则当初在秩序之鞭总部大楼外,卡伦也用不着去现场模彷他了。

    毕竟,尼奥可是一条真的猎狗,喜欢找乐子和喜欢发疯之间的界限很模湖,而入们最忌惮的最不敢刺激的,就是疯子。弗农也没有选择继续反抗,一交手,他就感知到了双方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尼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弟农,开口道∶"我说过了,其实你没有选择的权力,你以为你这段时间的岁月静好就是永远了么

    你以为自己就像个普通人一样在这里过生活、一切纷扰就能远离你了么别天真了。

    你给那些人用光明术法治疗,他们身上必然会残留光明的气息,保不准哪一天就被某个教会人员发现上报了上去。

    另外,你虽然没有传教,但传教并不一定需要像那些神棍一样每天不停地开演讲重复开样的话进行洗脑,你的所作所为以及你对光明的更进一步认知,其实是比言语更犀利的传教他们会慢慢地开始在心中播撒下光明的种子,他们开始向往光明,最终;将对光明的赞美挂在嘴上。"

    听到这里,弗农瞬间想起了今天见到阿里夫时对方说的话"我就预感到您今天要来,因为早上起床时,我是被屋顶缝隙处射进来的阳光照醒的,嘿嘿。’

    尼奥则继续道∶“瞒不住的、根本瞒不住的、先前一段时间秩序之鞭和大区管理处内斗得厉害,放松了一些管辖,忽略了一些情报。但现在,争斗已经结束,秩序之鞭将迎来真正的发展期,它会真的起到警惕四周的作用。你知道一旦这里的事情被发现,会有怎样的后果么?你和你的妹妹海伦或许可以提前感知到,尝试逃跑。但你们能带着这里的人们和你们一起逃跑么?

    这些身上残留着光明气息的普通人,他们会被视为光明余孽,那些受你们的影响开始赞美光明的人,他们会被认作是邪教的信待他们会被处理……被各种各样的方式处理,就像是一块坏掉的土地,被弄脏的地板,会被彻底铲除。

    所以,不要总觉得自己受委屈,不要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甩毛直接选择躲避。要么,你们去大海深处的海岛上教会力量薄弱的地方传教;

    既然选择在城市里活动,就得对得起自己曾经做下的事,对得起那些真诚相信你们的人。"

    弟农和海伦都沉默了,他们之前真的没想到这一层,自己帮助的人,最终可能因为自己的帮助而死,甚至是那些人的家人们、邻居、同事。

    -世俗国家的法律可能还会和你讨论一下是否连坐,但在教会圈里,这个根本就不存在争论,阻止你信仰死灰复燃的最简单高效方式就是……尽可能地杀光你的信徒。

    当初齐赫桉曝光后,那个曾压着艾伦庄园喘不过气的原家奴家族,顷刻间就被秩序神教给灭了就是最好的例证.弗农问道"你会去举报"

    你这个问题,真的是很白痴,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建议成为我秘密办公室的成员,我向你保证,明天这里就会出现一大批秩序神官进行大扫除。"

    可是,如果我们跟随你,你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么?"

    不光是他们,如果接下来你们想要继续帮助其他人,连那些人,我也能保护下来。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现在,约克城大区的秩序之鞭,是我们开的。"弗农∶"……"

    尼奥走回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里面没有茶叶,喝了一口后,他继续道∶”我能理解你现在的这种想法,你或许觉得,你已经找寻到了光明的真谛,你厌倦了争斗、厮杀、被利用、被销毁,你渴望自由和平静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和你们一样,但我不觉得你们能成为他。

    另外;在我的认知里,光有强弱的区分,但它一直坚持走的,是直线。佛农和海伦开始咀嚼尼奥的这句话。

    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把这里的事情做一个收尾,后天到我对你们说的那家咖啡馆来见我,我给你们两个正式安排工作,平时应该不会很忙,你们甚至可以开一间小诊所,帮人看看病,这是我对你们两个蠢货的,最后包容。"尼奥推开门,走了出去,阿尔弗雷德起身,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两个人坐进车里后,尼奥感慨道∶

    "有时候真的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明明光明余孽被打压了近千年,却依旧不缺乏对光明拥有真诚信仰的人,反而根据我的观察,纯粹信徒的比例,正在越来越大。

    倒像是持续千年的打压,反而将光明之中的杂质给剔除掉了,逐渐剩下最为纯粹的晶莹。阿尔弗雷德开着车,不说话。

    尼奥继续感慨道∶"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神教,竟然会灭亡了,唉。"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尼奥,然后继续开车。

    尼奥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所以,那位泰希森大人临死前向大祭祀提出的针对光明余孽的处置建议,是真的厉害啊。一味打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再继续打压真的就是在帮他们锻造精华了,所以要先缓一缓手,主动往他们里面掺沙子。这个原不服不行,用维恩谚语来说,就是老酱缸里啊,什么都有。阿尔弗雷德终于开口道∶"请注意一下你的情感立场。"

    "呵呵呵。"尼奥笑出了声,扭头着着阿尔弗雷德,"笑死我了,你居然对我说这样的话,你也不拉下后视镜看一看自

    个我只是提醒你,少爷的立场一直都没有变过,反而加深了。”"那你还这么帮我就算是卡伦发话了,其实你也完全可以敷衍一下了事。"

    不,我觉得任何一个独立出现有秩序神教体系下的力量、都是极为宝贵的,这是从上一次事件中吸取的教训。我们或许可以依附着秩序神教这个体系,获得看似很强大的力量,但实际上真正面对上层且爆发矛盾时,那些力量全都会离你而去。

    就像是伯尼哈里他们,一道命令下来,他们就得接受被调职的结局。”"你想变成伯恩那样

    "伯恩不也交出驻军指挥权了么?我想要的,也是少爷想要的,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接下来的主要目标,就是发展这些。尼奥点了点头,将手伸出窗外抖了抖烟灰,骂道∶

    "一直说我像个疯子其实你才是那个疯子,我说,上壁画真的这么有吸引力么,我怎么就体会不到呢?"

    "那就不给你留位置了。""你敢"

    “哇哦,真的很难想象,我家的小卡伦已经成为部长大人了,真的是让我感动得流泪;我总算没有辜负出门前对你爷爷的承诺喵。”普洱一边说着一边用肉爪揉着眼睛。

    卡伦伸手将普洱抱起,摸了摸它的毛,疑惑道∶"怎么感觉又重了些?"喵!"

    "看来你这段时间过得挺好,能吃能睡的。"

    "哦,你是知道的,有些时候必须要将担心、忧虑等等这些情绪进行释放和缓解,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进食和睡觉,如果我重了,那多出来的这部分就是对你沉甸甸的关心。”

    "好吧,我已经体会到了。"

    少爷,晚餐想吃什么?我买了新鲜的鲤鱼。”"家里还有豆腐么?"卡伦问道。"有的,都搬过来了。"

    "那就做个汤吧。""明白,少爷,您请稍等。"

    现在,卡伦的家已经搬到了挨着总部大楼前的一栋大楼里了,这里算是员工宿舍,只不过卡伦一户占据了三个屋子都是三室一厅的格局。

    一个屋子专门作为厨房,寻常厨房肯定不需要这么大面积,但卡伦家的厨房会自己制作和存储很多食材,地方小了真的放不下。

    一个屋子被改成了两个卧室套间,大的那个卡伦和普洱凯文一起睡,另一间则是给希莉的。第三个屋子就纯粹是书房作用了,兼议事厅。

    因为升职太快,导致卡伦不得不要离开自己的那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了,好在那间办公室留给了阿尔弗雷德用,也算是肉烂在了锅里

    但作为部长总归是有不少特权的,其中一大特权就是就算他旷班也没人敢去记录,所以卡伦完全可以在家里睡到自然醒,然后用了餐后进书房,把书房和会客厅当作办公场所,其他相关人员都到这里来汇报工作。

    f反正这里和总部大楼就靠在一起,而且全都受防御车法保护,找个记者反向宣传一波就不是卡伦部长矿工携懈怠工作而是勤奋刻苦连在家里都不停办。

    真的和做梦一样,狄斯一直以来都是审判官,你真的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卡伦。”"爷爷只是不在乎这些罢了。"

    其实倒也不是完全不在乎,而是他的性格原因。“普洱揣着肉爪,”他年轻时那会儿,是真的有些气盛,脾气嘛,对家里人是好的,对外面人就有点那啥,你懂的。你不同……”嗯,是的。"

    休和他一样,也是瞧不起外面人的,但你比他会装,明明两心里依旧自我高高在上,但能让周围人觉得你很看重他,是他最真挚的朋友。

    《一剑独尊》

    "一阵子没见,感觉你的小嘴像刚吃过老鼠一样。"

    "这是事实,搬家那天我看见阿来耶了,就是那个在以前住的艾伦公寓前开中介所的那个。"嗯,我记得。"

    他就一直说卡伦少爷是他最好的朋友。"不是么"

    "然后你连你新家在哪里都没告诉过他。"有么"

    我们搬家时他才知道原来我们之前一直住在丧仪社。"

    "哦,那是我的疏忽。""我觉得你是故意的,你怕麻烦。"

    "部门下面有个侧写室,专门用来分析桉情的,需要我推荐你去么。""我才不去。"

    那就闭上你的猫嘴,我本来还打算明天做酸菜鱼的。""蠢狗,去给我拿胶带来、我要把我这张嘴给封上!"

    卡伦走出卧室。准备前往书房时,正好看见来昂走了过来。

    这里上下总共三层,基本都是自己这边人的宿舍,大家住的地方挨得都很近.

    回来了?"卡伦笑着问道。"是的、部长,今天正式结束丧假,回来工作。"

    来昂的精气神看起来很不错,这不是装的,主要是他爷爷临走前,为他做了很多。你依旧做我的秘书。"”好的,部长。”

    啊尔弗雷德太忙了,现在已经任第一办公室主任,同时还兼顾自己身边很多条线上的工作,再让他继续留在自己身边当秘书就有些不合适了。

    来昂倒是挺合适,而且他已经在阿尔弗雷德的下一批信徒考察名单里了,这个名单卡伦看过了,里头居然还有"维克"

    卡伦走进自己书房,恰好电话铃响起,他接了电话。"少爷,首席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我帮您转接过来?好,转接吧。"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伯恩的声音∶"恭喜你,卡伦部长。"

    也恭喜您,首席大人。"

    有件事要通知你一下,你的申请下来了,地穴神教的搭档申请。"嗯"

    我看了一下,规格很高,需要你亲自跑一趟,因为这个规格下,地穴神教里一些真正厉害的家伙,应该会心动的。"您帮我申请的么"

    "老首席在临死前启动了最高权限,得到了直接面对大祭祀的机会,这个你是知道的。

    另外,他还留下了一封遗书,其实不算是遗书吧,更应该叫做工作报告,把自己近些年的工作得失和自己死后需要交代的事务等等都做了一个详细的归纳整理。

    排。还里国,他没提一个子关于自己家里人也就是来昂的安

    但把一份你的地穴神教搭档申请书,附在了里面。”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