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第四百三十二章 什么,什么!维也纳?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时间已是下午四点钟。

    院子里依旧热热闹闹。

    学成归来,本该万众瞩目的韩燕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失落,坐在院子边上看着一茬又一茬人。

    乔治最终没有弹奏《婚礼》钢琴曲,相比于对乔治的关心,大家似乎更倾向于谈论周洋。

    特别是音乐圈的那些老师们,他们时而表现得遗憾,时而失落,时而又有些唏嘘,但普遍都对周洋的作品表示非常期待。

    韩燕想不明白为什么……

    她这一次回国心情存在着巨大的落差感,好似明珠却蒙尘,所有人反被溪边的白石头吸引了眼球一般。

    她自然搜索过周洋的资料。

    搜度百科上,关于周洋资料的各种消息,基本上都是关于电影票房多少、缔造了什么纪录、变成了什么里程碑……

    又或是周洋最近做了什么事情,甚至还有一些跟宋茜茜的花边绯闻……

    她查得很仔细,自然也查到了很多周洋的音乐作品,她跟着乔治也听过音乐作品,说实话,除了那首《我的祖国》稍微有点味道,附和老一辈的某些ZZ正确以外,其余的音乐简直是不堪入目,至少在乔治的眼里,这些都是垃圾、糟粕……

    韩燕心中依旧带着那么一丝忿忿不平,觉得所有人都眼睛瞎了。

    她和乔治都是艺术名门出身,出入都是殿堂级的会所,谈的内容都是“艺术”“大师之作”“高雅”之类的词汇。

    西方的音乐才是世界的主流,华夏根本没有现代音乐艺术,更没有所谓的艺术家,全是一群附庸风雅的守旧老古董。

    真正懂音乐的人,会崇拜并推崇西方更会想尽办法多学习并熏陶其中的殿堂级音乐艺术。

    这是韩燕在接受西方艺术文化熏陶以后,潜移默化所得出来的固有思维。

    周洋!

    一个导演,一个半路出家,才接触音乐多久的毛头小子,你说他能创作出什么了不起的大师级音乐?

    开什么玩笑?

    这现实吗?

    这简直就是扯澹好吗?

    韩燕目光又看了一眼四合院里面……

    “乔治,我觉得好魔幻……”

    “很正常,高雅的古典艺术并不是人人都能懂的,这个时代太浮躁了,很多人都觉得销量、流量、话题才是主流……沽名钓誉的人也很多,特别是这个圈子,也有可能是我不够优秀……如果我能早点写出《婚礼》的完整曲目,在维也纳上表演的话,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乔治听到韩燕的话以后,脸上表情反而平静了下来,坐在原地,隐约有一种众人独醉,我独醒的感觉。

    “乔治,你太谦逊了。”

    “很多艺术家都是在不被认同的情况下创作的,这个世界上,一帆风顺是创作不出艺术的……我现在感觉自己很有斗志,给我一架钢琴,我好像来灵感了……”

    “太好了!”

    嘈杂的声音之中,乔治站了起来,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失落感,反而看起来斗志昂扬。

    韩燕看着乔治的模样,眼神都散起了一阵星星,仿佛乔治身上散着无尽光芒一样。

    fo

    乔治在一些人的诧异下,走向了旁边的琴房,开始闭着眼睛,坐在了钢琴边上。默默地弹奏着《婚礼》的前奏。

    韩燕注意到几个本来高声议论的音乐家们听到《婚礼》的前奏以后,下意识便沉默。

    紧接着笙派掌门人李卢光,唢呐大师童源认真地听着《婚礼》的前奏……

    优美而又浪漫的钢琴曲在周围响起,这一次,乔治竟弹得无比顺畅,竟是一气呵成地弹奏到了结尾。

    结尾的那一段旋律,竟带着几分婚礼殿堂的神圣感,让人忍不住地肃然起敬。

    半晌过后……

    当乔治弹奏了完整版的《婚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依旧沉浸在《婚礼》的余韵之中无法自拔!

    韩燕非常激动!

    没想到困扰了乔治接近一年的《婚礼》乐章,竟然会在今天完全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后半段的神圣旋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竟弹出了些许维也纳的殿堂感。

    他突破了!

    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

    紧接着……

    韩燕听到了一阵阵掌声。

    那些音乐大师们全部被这首《婚礼》所吸引,眼神之中尽是赞叹。

    …………………………

    人生有时候真的挺奇妙的。

    如果周洋依旧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小电工,每天都过着苦逼日子的话,那么他的爷爷周德胜的事迹大概一辈子都会掩埋在黄沙中。

    纵然以后有人知晓了“周德胜”这个名字,也找到了这一封封充满着残缺和不甘的信件,依旧没什么人在意。

    他们不可能会花时间在一个死人身上,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战死在沙场上的无名英雄实在是不计其数,谁会在意这么一个不体面的普通人呢?

    书房里的气氛很压抑,充满着悲伤。

    宋师长说起一段段往事和一段段尘封的记忆以后,竟是老泪纵横。

    英雄蒙羞、投诉无门被压在了地底,最终带着屈辱地死去,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

    周洋则站在原地,除了感觉到悲哀和难受以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他东西。

    从宋师长口中,周洋大致上得出爷爷的经历像极了《集结号》上面的故事,但一些地方却很有出入。

    譬如,这起事件不是发生在内战、而是抗R的时候……

    譬如,只言片语中自己爷爷周崇华所在的那个队伍,是自愿的“敢死队”所有人都死了,但爷爷却披着R本军官的衣服活了下来。

    譬如《集结号》里,主角找到了证明人,证明了自己曾经存在的部队番号,而爷爷所在队伍已经全军覆没,直到死都没有证明自己,只是在多年以后,因为自己的资料被仔细详查,最终宋师长隐约才记起有这么一个队伍,有这么“青年敢死队”,事实上,他们也出色地完成了光荣任务。

    “小周,这是我们的失职……这些年,你受苦了。”

    安剑武老爷子抽完了最后一根烟,当看到孙女安筱那近乎要杀人一般的目光以后,他终于放下新的烟盒。

    周洋情绪被感染,想到这些年的种种遭遇,以及记忆深处的那种种不公正,最终摇了摇头:“还好的。”

    一切都已经过来了。

    现在他的日子过得挺不错,以前的苦日子虽然不值得赞颂,也不值得感谢,但也算自己人生中最为弥足珍贵的记忆。

    周洋发现自己特么早就释然了。

    “我们打算恢复你爷爷的名誉,你觉得呢?你是导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配合可以拍一部以你爷爷的经历为剧本……你爷爷是特例,但是,也许在不知道的角落里,有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这部电影是致敬那些人,是具有意义的……”

    书房里。

    周洋独臂杨爷爷看着周洋,再次拿出了之前的那本日记。

    那日记是周洋第一次进书房时候,见到杨老的时候的那本,那一晚,很多对话都在周洋心中历历在目。

    周洋接过那本日记后翻了翻,随后又还给杨老,随后点点头。

    “好了好了,气氛怪压抑的,中秋,也该吃饭了,老宋,今天就别走了,一起吃晚饭吧……小周,听说这些月饼都是你自己亲自做的?哈哈!这我们可是要好好地尝尝了……”

    “过去了就过去了,哭哭啼啼不像话……嗯,这月饼不错,你们都尝尝吧……”

    压抑的气氛随后被安剑武的声音所打破,安剑武看了一眼安筱手中的月饼盒子,随后接过一个个月饼吃了起来。

    “小周,要不,今天晚上就去我们那边吃吧,我有很多东西想跟你聊聊……”宋师长的声音非常突兀,他突然认真地看着周洋。

    “今天是中秋节,小周身份特殊,今天在我们家吃饭……”

    “他还不是你们家孙女婿,严格来说,小周跟我们家的渊源稍微近一点……你怕孙女婿被抢走?”

    “……”

    宋依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指微微动了动,不自觉看了一眼安筱。

    安筱倒是挺平静,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任何东西一样,只是帮着发月饼。

    就在气氛有些微妙的时候,周洋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洋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

    电话是海外打来的,显示人是萨克斯大师肯尼斯,周洋拒接了几次,但电话却一直在打。

    无奈,周洋看着众人。

    “安爷爷,扬爷爷,宋爷爷,要不,我先去接个电话?”

    “……”

    …………………………

    喝彩!

    赞叹!

    这才是韩燕想象中的场景,而现在,这些场景正在一一被实现。

    韩燕觉得《婚礼》是一首伟大的,让人震惊的音乐,而现在,这首音乐正在被人赞颂。

    很多华夏的音乐家都在聊着这首婚礼。

    乔治在跟老师佩拉西亚打电话,说着《婚礼》的完整曲目,并表示想在维也纳皇家剧院里,演奏这首曲目。

    半晌以后……

    韩燕发现刚开始非常兴奋的乔治脸色有些狐疑,最终难以置信地走了过来,仿佛颇受打击一般沉默不语。

    看到乔治这种表情以后,韩燕将他拉到了僻静处。

    “怎么了?”

    “萨克斯大师肯尼斯要演奏萨克斯名曲《回家》,把老师的演奏时间都挤了……”

    “啊?《回家》?”

    韩燕一愣,她似乎好像从哪里听过《回家》萨克斯曲的新闻,但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

    僻静处的角落里,韩燕看着一个身影捂着手机,说着不算纯正的英文走了过来。

    “肯尼斯先生,你邀请我去维也纳去听《回家》?”

    “我可能不一定有空,肯尼斯先生……”

    “你想跟我聊聊萨克斯音乐?”

    “可是……肯尼斯先生,我跟你说实话,我对萨克斯并不是很懂……”

    “为什么创作,我……诶?乔治先生,韩燕小姐,你们也在这里?”

    “!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