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谭-他乡非乡 第三百八十九章 强袭者2(又是第二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事实上,就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城市守军一般;也许依靠坚固的城墙为依托,固然可以打出有声有色的战果,或是表现出足够的坚韧和勇敢。但是一旦被突破了城防之后,士气和斗志也退潮/瓦解的更快。

    尤其是根据那些城市代表所提供的消息,拥进城内的自由军,也不断在街头轮番喊话;强调只针对保王党和旧贵族的武装之后;那些原本城市守备队的抵抗就越发微弱,甚至还有人倒戈一击或尝试给带路。

    因此,在越来越多投降的城市守备队,带头引路之下;自由军也得以成功镇压了大半个城市,搜杀和俘虏了至少三千多名王党分子。但事后据说还有相当部分试图藏匿的王党分子,则是被热心市民给杀了。

    最后当自由军平定了主城区的大部,推进到了西南面的小城区时,却是略微遇到了一点麻烦。因为加龙河支流在这里穿城而过,环绕小城区所在台地,形成一道只有两座桥连接,不大不小的天然水上屏障。

    而那只圣王国军队,就据守在对岸地势略高的小城区内。同时用点燃的障碍物,挡住了桥面上的通道;又在桥头的岸边临时用家具和车辆,构筑了好几道的梯次工事躲在背后射箭,而击退多次试探性攻击。

    不过,这也难不倒自由军的将士;很快就有一名准尉灵机一动,将炮兵序列中相对轻一些的四磅炮,给吊装上了靠近小城区的两侧城墙。居高临下依次标定好射界之后,就开始对着射程内的工事轰击起来。

    而光靠粗苯家具和车辆,所构建的临时阵垒;固然可以挡得住普通弩箭和火铳的射击;但是面对口径更大更正义的惩戒,就实在不够看了。因此随着接二连三被轰碎的桥头阵垒,临时构筑的防线也崩解了。

    那些看起来训练有素,作战娴熟的圣王国士兵,也只能仓皇拖着同伴的尸体和伤员,争相向内逃遁而去。又被隔河放射的火铳给击倒了若干人。而突破这段临河防线的阻碍,接下来小城区的战斗就简单了。

    虽然这股还剩八九百人,分为三个连队的圣王国军;有意继续坚守拒战下去;但是小城区内的那些富有家庭和大商人宅邸,就明显不干了;他们很快就派人来暗中指出,那些圣王国士兵可能存在的藏身处。

    这时候,就轮到了一贯擅长城区镇压/拆迁工作的掷弹兵连队,开始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他们携带着成箱的火药罐和燃烧罐,开始对于那些可能藏匿敌人的场所和空间,针对性的进行定点爆破和火化作业。

    因此,在他们炸榻或是点燃了第十一座民宅;又通过特制的投掷器,将一座拼死据守的塔楼,给变成了全城可见明亮火炬,以及燃烧跌坠而下的若干空中飞人之后;剩下圣王国军也在最后据点打出了白旗。

    随着相继缴获的战斧骑士团旗帜,成捆丢弃在地面上,江畋也对着披头散发、满身血污,反缚双手的副团长里修斯道:“真是好巧啊,我们这么快就重新相见了,我这个人从来说到做到,这不就在战场见了。”

    下一刻他却是突然抬头,怒目圆睁的满脸青筋毕突;喝声道:“无耻亵渎者,受死吧!”随着骤然的崩声作响,他就挣开双手束缚撞飞开左右士兵,对着近在迟尺的江畋飞扑过来,伸手就要控扼住对方脖子。

    然而里修斯就见站在左右的自由军士兵,都不由自主的本能倒退了好几步,而让开了一个足够大的空间。紧接着,里修斯就大声惨叫了起来,却是欲要擒拿和挟制对方的手掌被捏碎,又天翻地覆掼摔在地上。

    只听连声碰碰作响,这名战斧骑士团的副团长,就像是块任人搓洗的破布一般,全身甲胃变形开裂而口鼻溢血的昏死过去;然后,江畋才松开他已经甩脱成麻花的手臂;冷笑道:“又是谁给你这种自信的。”

    然而,在场的其他骑士团俘虏,却是一片静默和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然后才有一名秃顶的中年武装修士,有些艰涩的开口道:“原来,您也是古老血脉的传承者,但有人告诉我们团长,您通过亵渎获得力量。”

    “岂有此理!”在旁的骑兵联队长,兼特攻连队大连长杜瓦尔,却是满脸怒色的斥声道:“无耻的污蔑,该下地狱的小丑!大人拥有王国最古老,最纯净的血脉传承,甚至都没有任何的使用代价;岂是……”

    “够了……”江畋却是摆手打断他的话,然后转头对着那名地中海头的武装修士道:“你还知道什么,都尽管和我说来;比如,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图卢兹,这究竟是圣王国的授意,还是有人暗中联系。”

    然而,接下来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名为德兰的秃顶武装修士,却是对于所谓古老的血脉传承,充满了某种意义上的敬意和尊崇。因此,在接下来的审问当中,他几乎是毫无保留的供述一切,只求能够留下来。

    以便就近获得观察和了解,自由军中的这些传承骑士,及其血脉觉醒的机会;同时也想亲眼见证,自由军是如何搜寻、打击和消灭,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异类。所有他几乎是有问必答的,回应了所有的问题。

    比如,驻守圣王国三大核心领之一,阿基坦境内的战斧骑士团,其实是受到前大王冠领总管家族成员之邀;派遣副团长里修斯带领一支分团,前来打前站和试水。因此,一旦在当地站稳脚跟,就会迅速跟进。

    当然了,这似乎又涉及到圣王国境内,长期形成复杂政治格局和当今局势。作为西大陆的光复运动中,由圣骑士罗兰率领圣荆棘骑士团建立的国家,圣王国从一开始就是骑士团领地与古代行省,并存的国家。

    而作为圣罗兰后裔的王室,每代国王也身兼大骑士团总长的二元属性;因此,他在统治古典行省制下的行政官员和王立军团的同时;也以总团长的身份,掌握着各地分属骑士团领地,所构成的各支武装力量。

    因此,这些骑士团就相当于西大陆,常见的联队到兵团之间的编制;他们固然遵从身为总团长的国王号令,征集编成武装追随征战或是听从调遣的同时,也代表了形形色色地方上,不同的立场、利益和诉求。

    而本部位于阿基坦境内圣安吉列城,的战斧骑士团就是其中之一;作为王国境内数十个大小骑士团之一。因为国内某种政治派系上的缘故,他们并没有能够加入到王国所组织,支持北方勃艮第王朝的干涉军。

    但是随着前往北方的数万干涉军,在王国境内取得了大量权益;这些位于南方边境地区的骑士团/边疆军区,多少也有些坐不住了。随后勃艮第王朝签订的受保护条约,再加上王党邀请,最终采取了实际行动。

    因此,与其说他们代表的是圣王国整体立场,不如说是留守国内的部分,阿基坦骑士团/贵族阶层的诉求和想法。又比如,如今战斧骑士团/边疆守备区下辖三个分团,每个分团又有三、四个联队共计4000+。

    其中正式和候补、见习骑士只有数百人,其他都是军士和扈从;除此之外,还有邻近区域的几个骑士团领地;大概还可以提供数量相近,乃至略多一些的兵力;而每个骑士团中,据说也存在若干的血脉传承。

    因此作为秃顶武装修士德兰,知道了自由军中拥有整整好几个,(不满编)连队的(新老)传承骑士之后;简直是目瞪狗呆的久久说不出话来了。因此,确定了具体的敌人和未来威胁之后,就该收拾局面了。

    首先是,抓捕已经臭名昭着、民怨鼎沸的宗教裁判所成员;然后将他们与被俘的王党武装,还有城市贵族派一起,在街头上接受市民百姓的控诉和举办公审大会,最终在环城游街之后,明典正刑的挂上路灯。

    其次,是由图卢兹城本地委员会的幸存者,作为追随自由军的特别代表,前往周边地区的各处城市、市镇;宣读和揭发王党/旧贵族,叛变国家、勾引外敌、倒行逆施、宗教构陷的种种罪证和事迹,形成舆论。

    再加上,当地最大的城市图卢兹,被自由军一个照面就瞬间攻克的消息;也随着那些逃亡败兵扩散开来之后。接下来的日子里,自由军几乎是毫无阻力的一口气接管了,位于加龙河流域的大多数城市、市镇。

    甚至只要见到自由军的旗帜,无论是残余的王党还是其他敌对派系的武装,都几乎是从所在据点/市镇里望风而逃。最终又纷纷向西南汇聚到了,上加龙行省与邻国比利牛斯行省,交界的重镇塔布市/要塞中。

    而在这里,也驻扎着战斧骑士团的另一个分团。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