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奇谭-上元惊梦 第一章,天降系(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一章,天降系(上)

    丰佑二年的长安城。照得满城灿若金碧的夕阳已渐西沉;深沉如纱的夜幕也开始降临和笼罩在这座,仿若是万古恒一的西京城上。

    作为最后的辞别,沉沉的晚钟声声首先自大慈恩寺传出,随风飘过重重的琼楼深宇,飘过了灰瓦绿脊的禁苑宫墙;又悠悠然的飘过奔腾湍流如白练、黄缕的灞水、浐水,而消逝在暮歌迷蒙的暗淡远空之间。

    而当最后一轮收市的鸣钲声已经响过,寒意十足的西风也自龙首山上吹袭下来,拂过渭水上宏伟的碾堆,吹过了老树、蔓草横生的百丈高墙,吹遍了长安城中的东西两大市,三十五横纵阔街,一百零九坊;

    把那大内太液池边的万千条垂柳,御沟之畔的如行金桃给吹得萧萧曳动;也把犹自盘恒在满城街坊之间的残余人烟给吹的四散,换上了阵阵的夜晚寒凉之意。

    然而在夜幕彻底降临之后,却并没有迎来往常行人几近绝迹的清冷街头。无论是往常那些那些三五成群的穿梭奔走期间,开始策马踏踏巡禁街市的金吾子弟;

    或又是于一片鸡飞狗跳式的细碎动静当中,发出类似豺狗一般的叫嚣声,而游曳在各处坊门附近,就等捉到违禁之人的不良汉们。都在此刻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随着城坊当中争相涌出家门的人群和车马,各处房檐和阑干、亭台、渠边上逐渐点亮和闪耀开来的花灯;

    在这个一年一度的特殊日子里,西京就像是一个揭开帷帽和罩衫的雍容绝华贵妇人,直到这一刻才得以完全露出这座宏伟而巨大的城市,与尘嚣攘攘的白日里,截然不同的欢声如潮、笙歌达旦的另一面。

    而被喧闹的人气与灯火辉煌,给惊吓而起又盘旋在夜空上久久未能落下的飞鸟当中。亦有一支羽毛油光发亮而身形肥硕的寒鸦。

    它在无所不在的人气和喧闹中,奋力乘风飞行了许久,好容易才驱逐了碍事的同类,而在有些破败的墙梁上找到一处,暂且不受滋扰的落足之处。

    然而它歪头用嘴拨动着自己引以为豪的羽翼,却在漆黑如珠的眼眸中映照出,灯火荟萃人影攒动的街市背后,笼罩在黑暗蒙蒙中那零星摇曳晃动的灯火明灭。

    那是在火光暗淡的空巷当中,一高一矮两个汗流浃背,正在拖曳着什么的身影;他们的倒影随着不停晃动闪烁的灯笼,而像是鬼魅一般蠕动在斑驳剥落的低矮墙面上。

    然而没过多久,其中一个较矮的身影就不管不顾的丢下手中的事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像是条狗子一般吐舌咂嘴着大口喘起气来。

    另一个高个儿的身影,却是被他的突然放手给绊了个趔趣,不由不满的沉声道:

    “三皮儿,怎的又停下了。,这都第几回了……”

    “实在累死咱,这厮也太沉了些,还是就近寻处置了罢……”

    名为三皮儿的矮个,却是不停摸着脑门上的透汗喘声道。

    “那是你在春芳馆使力过多了,都成软壳虾子罢……”

    高个不由嘲讽道。

    “你个只会喷粪的老猢狲,俺是软壳虾子,也照样一只手打趴你个瓜娃……”

    三皮儿顿时有些急了反叽,然后又踹踹道。

    “老……老……猢狲,且要不再补他几下,确保了了帐……”

    “莫要给附近的不良汉们多找事了,”

    听到这话,高个的老猢狲却是脸色一变道。

    “在这上元夜暴尸横死一处,那是嫌金吾两院的武侯们不来左近盘根问底吗……本坊房上大爷那儿,又要为此费掉多少打点和塞口的本钱……”

    “那……那……那我也实在拖不远了……”

    三皮儿却是有些迟疑按了按腿道。

    “那就听我的,便就找个浅沟子按进去,明个儿就是报个酒醉失足溺死,自有净街人拖出去化了做肥,就连武德司的亲事大爷们看见了也不会多话……”

    老猢狲却是面现狞色道。

    “你看着他,我先去找出水深的渠子,再带个破罐子来砸在边上好做事……这样身上有划破的伤处,也就混得过去了……”

    然而,在他们的交谈之间,却忽略了地上拖曳的人体,已经微不可见的动弹了好一会了。

    “我是谁?”

    “我在那里?”

    “我要做什么?……”

    随着这个发人深省的灵魂三问,仿若是厚实冰面一样凝固的灰白画面,突然就从被拖曳在地地上某个人的知觉感官当中,给迅速变得鲜活和喧嚣起来了。

    只是他模糊的视野中,仿佛永远是蒙蒙一片的灰暗夜空,倒映着暗淡灯火硕硕的低压云层,还有在某种上下颠倒中不由自主缓缓后退的建筑轮廓。

    刹那间就让人陷入了某种梦魇一般的场景当中,这难道是某种灵异恐怖的世界场景么。仿若是被惊骇和异常所捕获一般的某人浑身颤抖起来。

    莫不是自己穿越了?霎那间就像是管涌迸决的洪水一样。随着电光火石的生平种种场景倾泻而出,又将两种完全不同时空背景的人生记忆,混同成一锅浆糊在他的脑中往复交织着。

    我就是靠着部队里帮厨留下来的手艺,差点做了非洲人的女婿兼继承酋长位置;中字头援外农业项目安保队长兼职队医,正在给国内荒野求生项目组兼职幕后特邀顾问的江畋?

    不,我还是奉命居住西京万年县光德里文新巷,明面上给人做过西席和校正文抄,私底下却兼职包打听讨生活的高渊明,却差点死在这个陋巷里的倒霉鬼。

    这种往复错乱倒置的认知,让他不禁想要捂住突突胀痛起来的脑门,却全身软绵绵得没有一丝气力,也始终始终没能抬起一根手指来;又过了好一阵子,他才重新将这些碎片整理起来,还原成之前发生的事情。

    自己刚刚从宏美壮阔的稀树草原上跟着节目组完成拍摄,回到临时驻地的集装箱宿舍,欠了了一大堆网文连载还没看,结果一朝登陆发现网站抽风404全部下架;

    然后是固态硬盘里积攒了好几T的各色中外收藏,用在艾滋病泛滥的黑大陆聊以解乏的诸多纸片人老婆及其同人作品,也因为莫名其妙病毒而完蛋;而愤怒的砸了笔记本键盘却被电到的那一刻。

    下一刻,又变成狂乱奔走而过的灯火通明中街市,歌舞升平的繁华节日夜晚,失去重要事物而心急如焚的激烈情绪,最后是脑后的突然一阵剧痛中黑暗沉沦的混乱场景碎片。

    “主神”“系统”“草榴”,还是哪个幂幂之中的不可名状存在,赶紧冒出来给我个提示和指引啊。。。。然后,就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祈祷和怒吼的心声,倒退的场景突然就停了下来。

    一片静止的视野当中,突然就跳出了一条绿色字幕的提示文字:

    “你想改变世界么?”

    “不想!”

    “你想拯救人生么?”

    “不想!”

    “你想获得力量么?”

    “也不想!”

    江畋几乎是在意识当中怒吼出来:

    “我只想回去,”

    毕竟,远离水电网络现代社会元素的蛮荒滋味,他早已经品尝足够了。

    更何况他还有硬盘里好几G的收集没看掉,一大堆“你老婆真棒”的番外和剧集也没有来得及追完;《人工少女》《定制女仆》之类定制游戏的新MOD还没有解锁成就。。。

    “。。。。”

    空空如也的静态视野当中,也不知停顿了多久之后,才重新挑出一条提示来:

    “生存任务发布:《活着!》”

    然后又变成了一堆说明体文字:

    “物欲横流的都会,繁华盛极的上京,天下汇聚的首善之地,难以言明的灯下黑,绝望中挣扎的求救。。。时空倒错的异位同体,将要何去何从。”

    “草(植物属性)!”

    既然已经明白了所正在遭遇的一切,身为一个三观正常并且拥有相当前程的现代人,江畋自然是不甘坐以待毙的,顿然想要挣扎起来做些什么;

    却只感到这副身体上下无所不在的虚弱感,似乎就连努力的转动脖子和腰身都变得很是吃力。

    但是江畋并没有因此轻易放弃。随着另一人的离去,他努力平复着呼吸的节奏和激烈跳荡起来的心脏,借助着墙角阴影掩护,开始用倒拖向后的手掌努力摸索着粗粝而不失尖锐的地面;

    最终在无意磨破了两个指肚之后,他在被踩得硬实的沙土地面上,生硬无比的摸到了一个松动的棱角。那也许是一截断瓦,但也是江畋此刻唯一的生路所在。

    “动了!!”

    然而这时候,在旁看守的三皮儿也咦了一声转过了头来;那是一张营养不良而消瘦突出的麻子脸;随着惊讶而抽动的表情,就像是带着一张滑稽面具。

    只是他手中举起的某件事物,却是令江畋一点儿都笑不出来。呼呼的风声炸响而惨叫声起。只见挥下的棍棒噗的一声打在了江畋用力偏头的耳旁,迸溅的砂土甚至溅到了他的嘴里。

    但是下一刻三皮忽觉脚上骤然剧痛,却是江畋手中拔出断瓦的尖锐端,也毫无间隙敲在了他的脚踝上;刹那间就像是翻开的婴儿小嘴一般,喷出了一道血水来,痛的那三皮儿一下子侧身抱脚跌坐在地上大声哀嚎起来。

    却又被江畋紧接而至得猛然一蹬腿揣在脸上,哀声顿然戛然而止,后脑重重的仰撞在土墙上发出砰磴一声闷响。顿然七荤八索得天翻地转起来。然后又摇头晃脑的想要伸手去摸那掉落的棍棒。

    然而此刻心情激荡的要爆炸的江畋,却是再接再厉鼓起上半身仅存的一点气力,侧身一线捏住中指骨以崩拳之势,迎面捶在了三皮儿扬起的鼻梁上;

    就像是有什么软软脆脆的东西,刹那间就从他仰头欲做疾呼的面上崩裂开来,顿时拍地蹬腿的动静就像是被凭空掐断,戛然而止的软软抵墙倒在一边。

    眼见得对方有出气没进气的呼吸越来越弱,最后完全不动弹而身体变得硬挺挺起来;浑身力尽而防若是再度陷入虚脱的江畋,才恍然回神过来自个还是穿越了,而穿过来的第一天就不得不自卫杀人了。

    “艹,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他此时此刻在心中有些无奈的默念道。

    要知道,自己曾在部落自留区射过羚羊、打过角马,猎杀过凶猛鳄鱼和彪悍的野生水牛,也曾经在援建工地中远远拿枪扫射和威慑过前来抢劫的武装分子。

    但是在赤手空拳的近身搏斗中杀人,却还是平生的第一遭。然而,就这么一气呵成的杀了却没有什么不适和嫌恶,就好像是为了活下来的本能反应一样。难道在自己这句身体里还藏在个饱受压抑的杀人鬼么。

    然后,入伍时的新兵营里,那位长相酷似“达康书记”的老班长话,也再度响起耳边:

    “你这喜欢藏着闷着的焉坏性子,早该进部队好好调教呢……”

    这时候,视野当中再度闪过一行绿字提示:

    “求生第一步完成。能量收集中。。。”

    “素体濒危,自动修复中。。。充能不足,素体严重虚弱(29.1%)。”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