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诡异仙-第一章 师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李火旺举起手中的捣药杆,百无聊赖了的一下一下的砸在捣药罐里,把里面的一些夹杂着淤泥的流光青石慢慢碾磨成粉末。

    虽然这溶洞潮湿寒冷,少年身上也只穿着粗粝布衣。但是他却满脸不在乎,似乎并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洞内不止他一个人,同样还有其他年龄相仿的男男女女,同样束发,同样的粗布麻绳。

    他们与李火旺唯一不同的就是,身体上都有明显的身体外在缺陷,其中有白化病也有小儿麻痹。

    各种先天后天的身体畸形可以在这里找到,不大的料房溶洞内仿佛一座畸形博物馆。

    这些人的工作跟李火旺的工作一样都是捣东西,只是捣的东西不同,有金石也有药物,但是很显然有些人的并不是安心工作。

    “啊!”一声女人的惊恐尖叫,引得所有人看去。

    只见在溶洞的一旁,一位兔唇的胖少年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企图把一位白化病少女拉进自己的怀里。

    “俺就弄一下,保证就一下,嘿嘿嘿~”

    李火旺无视这些嘈杂,闭上眼睛继续一下一下地干自己的活。

    听着耳边的女人哭声越来越凄惨,恼火的李火旺暗暗地骂了一句,单手拎起石制的药罐站了起来。

    “哆”石头跟骨头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头破血流的裂唇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愣在那里,显然是被这一下砸懵了,过了两秒后,他表情扭曲痛苦捂着自己伤口干嚎起来。

    逃脱了被玷污命运的白发白肤的少女,捂着自己的衣服畏惧的躲在李火旺的身后。

    “俺告诉你!你完撩,你知道俺是师傅什么仁吗?让他老人家知道撩,他弄死你!”裂唇胖子表情异常愤怒地威胁到。

    “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连屁都不是!!”李火旺这话一出,惊骇全场鸦雀无声。

    在场的其他人从来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居然敢说出这样的。

    看着面前这些所谓的师兄师弟们的神色,李火旺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这些东西生气,自己的性格明明不是这么张扬才对,不能让这些东西影响自己的性格,刚刚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冷静冷静。”

    就在李火旺还在平息自己的心情之时,就听到门口有人喊他。

    “李师弟,王师妹,师傅唤你等过去。”喊话的高个青年明显跟李火旺的地位不一样的,身上穿是一件青色道袍。

    虽然那道袍看起来很旧了,袖口都洗的发白,可这远比李火旺身上的破麻布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此人单手环抱一把马尾拂尘,看着面前的后辈们眼中带着一丝傲慢。

    看到这年轻道士出现,那位头破血流的胖子顿时露出辛灾乐货的表情。“哈哈!你完撩!!今天到你撩。”

    但是李火旺完全无视他,转身就要跟着一位嘴巴歪斜流着口水的女人向着门口走去,女人脸色蜡白看起很的不健康。

    刚走两步却发现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袖,把他拉住不让他走。李火旺回头发现是那位刚刚救自己的白化病少女。

    眼泪汪汪的她不断摇头,眼中充满着恐惧。

    冷漠的李火旺不为所动,用力一摔袖子,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从料房出来是一个更大的溶洞,溶洞洞壁上还有不少跟料房一样的溶洞充当其他用途,看那坑坑洼洼的样子,当初建造这地方的人手艺明显不怎么样。

    整个溶洞很大,大大小小的隧道四通八达,犹如放大版的蚁穴。

    一块块腐朽的桃木被钉在每一个小溶洞结上面,上面用入木三分的力道刻下了每个洞窟的名字,灵宫殿,老律堂,庆祖殿、四御殿。

    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居然被捯饬得俨然一副道馆的样子。

    就在两人顺着溶洞继续往前走着时,旁边的歪嘴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来,忽然递到李火旺的面前,用那痴痴呆呆的声音说道:“吃.....稀糖吗?”

    李火旺眉头微微一皱,似乎知道对方的憨傻,不耐烦的过来直接塞进自己的衣袖内。

    见李火旺接过去,她也又从兜里掏出一块塞进自己嘴里,傻呵呵的继续说道:“师傅好.....跟师傅有糖吃....”

    对此李火旺并没有打算说什么,两人继续走着,就这样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一座古香古色,通体发黑的高大炼丹炉出现在他的面前。

    冒气青烟的炉鼎只直戳洞顶,丹炉巨大看起来就像一座金属小山。

    由远到近地看着那丹炉逐渐变大,最终丹炉的阴影直接淹没过了自己,这让李火旺倍感压抑。

    让他感到压抑的除了那巨大的五层丹炉外,还有站在丹炉面前的一道背影。

    从背面看他身穿青蓝色道袍,簪发戴冠,两鬓白发,看起来十分的仙风道骨。

    盘坐在地上的他似乎也在做着之前跟李火旺相同的事情,拿到捣药杆一下一下的捣着,只是看起来他手中的捣药杆似乎大上很多,看起来像一根巨柱。

    随着一起一落,金石撞击之声在溶洞内不断的回荡。

    “师……师傅!”斜嘴女人笨拙的用右手掐住左手的拇指,左手的四个指头放在右手的指头上面,把双手放在胸口对着那背影作揖,眼中满是敬意。

    她一开口,那刺耳的撞击声便停了下来。

    背影一转身,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李火旺的瞳孔还是被惊的微微一缩。

    道士的正面跟背面截然不同,从背面看道貌岸然仙风道骨,可从正面看,那却是一位癞子头老头,地包天的嘴里零星的几颗黄牙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来了?好徒儿,让我好等。”脏兮兮的道袍一挥,老道士腾空而起,单手抓住那歪嘴女人的脖子退了回去。

    还没等那痴傻的女人开口再说上半句话,瞬间就被扔进半人高的石瓮中,下一刻,表情狰狞的师傅双手拳头大小的石头捣药杆,重重的砸了下去。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女人的脑袋瞬间被砸的干瘪成一张纸,没有了空间,白花花的脑浆被迫从七窍里面喷了出来。

    这还不算完,之前的撞击再次回荡,伴随着捣药杆高高抬起又重重的落下,女人的身体每一块地方都落得跟脑袋一样的结局。

    每敲一下,李火旺的右脸上的皮肉仿佛有着牵动般猛抖了一下。

    肉渣跟血抹溅到老道士的脸上跟身上,但是他不为所动表情亢奋的按照某种旋律念着什么。

    “丁丑延我寿,丁亥护我魂,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真我灵!”

    当把自己的徒弟彻底捣成肉泥后,他单手举起那重达几百斤的石翁,亲手捣出来的一摊烂泥全部倒进面前的炼丹炉里,紧接着表情极度亢奋的双手向着空中猛地一举。

    “起炉,炼丹!”

    两位化着夸张腮红的道童从阴影中走出,一边扇风一边向着丹炉内倒着各种佐料,其中有各种金石粉末也有不少活着蠕动的东西。

    没过一会,一种诡异的浓郁香气在空中弥漫,那不是别的什么香味,那是人肉香。

    此时此刻,那位癞子头师傅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抚着自己下巴上没有几根胡须的,肮脏丑陋的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把双手背在身后,转头向着李火旺看去。“听说你称呼本道爷是个屁?可有这事啊?”

    刹那间,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位杀人不眨眼所谓的师傅,李火旺不为所动,缓缓闭上眼睛平息自己有些急促呼吸,心中默念:“你们骗不了我,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说话!哑巴么?嗯?!”伴随着师傅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了,他身上混杂着血腥味的恶臭,如同一堵墙般扑鼻而来。

    颤抖的李火旺猛地咬紧牙关,用上全身的力气用力一睁眼。

    刚刚昏暗充满压抑的洞穴道馆瞬间消失了,一间明亮干净,空气十分清新的病房出现他的面前,而他的下半身则被布带死死的束缚在床上。

    \f\t\n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