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是余欢水开始-第413章 相亲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大手直接覆盖小手,十指相扣,关雎尔刚刚褪下的绯红又攀上俏脸。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文哥这么亲,同时有些背叛,有些小刺激,有些愧疚。

    ‘这是演戏,是假的,只是为了堵爸妈的嘴,嗯,老爸老妈走了就好了。’

    关雎尔自己给自己灌注理由。

    带着眼镜的关雎尔本就有些懵,萌,涩,柔,现在妆点了天然的腮红,多了几分往常没有的娇憨,妩媚。

    “走吧。”

    钱文轻轻拉着关雎尔往客厅走去。

    关雎尔脑袋空空的被拉着走,全然一副失忆症的样子。

    在客厅的关父关母小声说着话,谈论着钱文和女儿之间的关系,谈论着女儿是不是有什么瞒着自己。

    手拉手的钱文与关雎尔出现。

    关母愕然,嘴微张。

    “你这是怎么了?”关父奇怪问道。

    一秒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这样了。

    没理关父的问话,关母目光投向十指相扣,状态亲密一起走来的钱文和关雎尔。

    关父奇怪,带着疑惑顺着关母目光看去。

    接着,眼睛也瞪大几分。

    钱文面对关父关母投来的目光,面带微笑,从容不迫。

    被拉着走到一半的关雎尔一震,失忆症恢复,他们好像忘了串供吧。

    “关……关关~”关母一下站起。

    关雎尔闻声望去,结巴,“啊……妈……妈~”

    “关关你这是?小钱你们……”关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消失一会,就一副对象的样子走来?来之前不还一直解释,是什么朋友,邻居什么的么?

    关家都有些微微的愣神,钱文拉着关雎尔走近,微笑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好,不好意思,重新自我介绍一下,钱文,关关的男朋友。”

    一直了解自己女儿没有对象的关母,嘴巴又张大几分,这消息有些太突然了,今天还带关关去相亲呢,现在就有对象了?

    接着关母很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眨了眨眼,平复了一下女儿瞒着他们有一个男朋友的消息。

    “关关你过来!”关母叫道。

    关雎尔看了钱文一眼,钱文微笑点了下头,全场最懵的她走向父母。

    关父平复了一下,看向钱文,“小钱你也坐。”

    “谢谢,叔叔。”

    一下主客颠倒了。

    关母拉着关雎尔坐下。

    关雎尔低头,鹌鹑状,关父关母目光看向钱文,成打量状,上下左右扫描。

    钱文保持淡淡得体的微笑。

    像他有房,有车,有存款,高学历,高颜值,高身材,绝版家庭背景,要是他都要胆怯,那简直没人能抗过女方家长了。

    客厅一下陷入安静,就关雎尔的呼吸声有些沉重。

    关母看了看大大方方的钱文,又看了看低头,脸红的关雎尔。

    嗯,两人可以确定关系不一般。

    ‘怪不得看不上小秦,这是早有对象了。’关母恍然。

    关父酝酿了一下,“小钱啊,你和关关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关关从来都没和我们说过啊。”

    “我和关关交往也不久。”钱文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额……”关父还要问什么,关母直接打断插话,微笑问道,“小钱,你是哪里人啊。”

    “阿姨,我魔都人。”

    “你什么工作啊?”

    “我自己开公司。”

    “小钱,你是哪里毕业的?”

    “剑桥。”

    “小钱,你是家里老几啊。”

    谷    “阿姨我是独生子。”

    “小钱,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我家里主营房地产。”

    “小钱……”

    “阿姨……”

    客厅一问一答,关父听着点头,个个方面都很优秀,而关雎尔就有些羞涩难耐了。

    ‘老妈这是干什么啊!’

    关母越问脸上的笑容越多。

    钱文倒是对这种相亲式的一问一答没觉得烦躁。

    关母还在继续,关雎尔却忍不住了,手拉关母手臂,“妈你干嘛啊。”

    “呵呵,妈妈这不是和小钱聊聊天嘛。”关母笑容满面道。

    她对女儿的这个男朋友非常满意,个个方面都优秀异常,让她都有些觉得女儿有些高攀了。

    “小钱,刚刚你不要见怪,你们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你阿姨也是关心关关。”关父沉稳出声道。

    “叔叔,我理解。”

    关雎尔偷偷看向钱文,刚刚实在太尴尬了,老妈都问得什么啊,也……也太直接了。

    掩饰心中的羞涩,关雎尔小口喝着水。

    “小钱,你和关关住一起了?”关母在钱文和关雎尔之间打量。

    “噗~”

    “咳咳咳~”

    关母的话让关雎尔呛水了。

    “妈~你都问得什么啊!”来不及擦嘴角的水,关雎尔羞涩难耐,娇嗔道。

    “怎么了?妈妈问问而已,你紧张什么!

    你和小钱没住一起么?”关母看向关雎尔问道。

    “当然没有,你刚刚不是去了我的住处么?”关雎尔羞涩抓狂道。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会出现让她难堪的事。

    “哦,是啊。”关母好像有些遗憾。

    关雎尔吐血,您老人家在想什么?

    要不要这么前卫!

    关母也就一想,虽不老古董,可也不想女儿这么快和人同居。

    钱文递给关雎尔纸巾,关雎尔迟疑了一下接过,擦嘴角。

    接着关母和关父轮番上阵了解钱文,钱文全程自如回答。

    关雎尔成了局外人。

    父母的话让关雎尔频频陷入尴尬,羞涩,可见钱文神色没有厌烦,心中有又几分甜蜜。

    虽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扮的,为了堵老爸老妈,可甜蜜难以抑制。

    在和钱文交谈的时候,关母也时不时夸自己女儿,也说一些关雎尔小时候的趣事。

    这让关雎尔一下就坐不住了,如坐针毡。

    钱文一直微笑听着,还时不时看关雎尔一眼,没想到关雎尔小时候这么可爱。

    钱文眼中的揶揄,让本就胆怯,又害羞的关雎尔实在难挡。

    “爸妈,我到时间了,要上班了。

    你们的行李不是还要往酒店放么,我们赶紧去吧。”关雎尔站起身,拉关母。

    “我和你爸不急,你上班去吧,不用管我们,我们会自行安排的。”关母对钱文是越看越满意,还有好多话要说。

    有句话怎么说的。

    岳母瞧女婿,越瞧越欢喜。

    现在的关母就是这个状态。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