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是余欢水开始-第406章 有本事跟上,别逃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单手拉着缰绳的钱文,一身马术装备,高大流线般的身材被勾勒的英姿飒爽,豪迈矫健。

    看着伸到面前的手臂,关雎尔竟有些口干。

    “快啊关关,真的很刺激,跟萌萌的小矮马不一样。”身旁的邱莹莹兴奋踊跃推荐道。

    关雎尔看了看邱莹莹还是有些迟疑,她看向钱文,“文哥……”

    钱文弯腰一拉关雎尔,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关雎尔坐于钱文身前,感觉着钱文身上的气息,本就柔弱的腰肢一下更软弱无力了,紧紧的靠着钱文的胸膛。

    眼中多了几分迷离,呼吸也沉重了许多,不过邱莹莹就在不远处,她勉强强装镇定。

    “给关关你的头盔,一定要戴好。

    刚刚我都忘带了,都怪文哥,还有关关,一会腰部要用劲,要不然你坐不稳的。”牵着关雎尔的小矮马,递给关雎尔头盔的邱莹莹经验提醒道。

    “嗯。”关雎尔抿嘴,吭声。

    她这时就有些难用上劲了。

    邱莹莹,关雎尔骑的都是不高的小矮马,危险性不高,马术头盔带着嫌不舒服,就一直没戴。

    这钱文的烈马,身高马大的,一会还有奔跑,防护一定要做好,钱文就全副武装。

    马有失蹄,河边湿鞋,前车之鉴。

    钱文和邱莹莹挥了挥手,拉着缰绳驱使马儿掉头,往跑场走去。

    “哒哒哒~”

    骏马清脆的踏蹄声。

    钱文单手环抱关雎尔细软的腰肢,触感柔柔的,“小关,腰部和臀部要用劲,要不然一会跑起来你会非常容易滑落的。”

    钱文的话就在耳边,微微暖暖的气息打在她脸庞,关雎尔耳朵一下通红,她没吱声,点了点头。

    没有直接纵马飞驰,钱文轻轻夹马儿腹部,让马儿慢步走向跑场跑道。

    微风拂过,关雎尔留在马术头盔外的秀发飘扬,打在钱文的脸颊上,痒痒的。

    钱文伸手给关雎尔捋了捋头发,关雎尔瞬间头皮触电,有一种小时候妈妈给掏耳朵的触感,非常迷醉。

    骏马走进跑道。

    “小关,靠紧我。”钱文说道。

    关雎尔闻声默然,紧紧的靠在钱文怀里。

    钱文单臂搂紧关雎尔的腰肢,一甩缰绳。

    “驾~”

    身下的马儿开始加速,柔弱的关雎尔这一刻全靠在钱文的身上。

    跑道上马儿开始飞驰,身旁的事物开始倒退,马背上的两人跟着节奏一颠一颠,耳边听着清脆的踏蹄声。

    马儿飞驰中,关雎尔根本用不上劲,腰部也绷挺不起来,颠簸中身躯摇晃。

    身后的钱文紧紧环抱着关雎尔,以防她落马。

    四蹄飞扬。

    两人相依。

    骄阳为景。

    微风,速度,激情,心跳。

    这一刻关雎尔忘掉了一切,只有两人。

    钱文又用力夹了夹马腹,烈马又加快几分。

    一圈,两圈,三圈。

    关雎尔嘴角上扬。

    三圈后,钱文轻轻拉缰绳,让马儿放缓速度,在第二圈的时候就感觉马儿有些乏力了,不过见关雎尔笑容灿烂,他也就没扫兴。

    强健有力的马蹄声慢慢放缓,脸庞间飞扬的碎发轻轻落下,兴奋,小脸有些涨红的关雎尔感受到这段旅程将要结束,心中多了一丝失落。

    飞驰,小跑,慢步。

    刚刚的激情落下帷幕,马儿托着两人向邱莹莹方向走去。

    “关关,关关,怎么样,很刺激吧。

    你们刚刚跑的好快。”骑着自己小矮马的邱莹莹高声道。

    闻声的关雎尔急忙直起自己的腰肢,可一下脱力,又靠向钱文胸膛。

    背部与胸膛相撞。

    “没事吧。”钱文轻声问道。

    “没事,就是刚刚跑的太快,颠的一下用不上力了。”关雎尔头微低说道。

    钱文这匹马数次的飞奔,已经在呼呼出气,轻轻放下关雎尔,钱文也从马背上下来。

    教练拉着钱文的烈马送回马厩,喂干草,休养。

    关雎尔和邱莹莹叽叽喳喳分享着自己飞驰中的感受。

    钱文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虽然柔软在怀很让人享受,可腰是真受不了,全靠他出力,有些废人,电视里两人逃亡,骑乘数百里都是骗人的,要不是他有巨力作为依靠,两人根本跑不起来。

    当然也有邱莹莹和关雎尔是初学者的缘故。

    教练送回钱文的温血马,没一会又牵来一匹重型马,和安迪的一样。

    钱文已经过瘾了,没有在乘起,而是牵着走向安迪。

    和邱莹莹骑着自己的小矮马溜达的关雎尔,余光看着钱文,刚刚很让人怀念。

    “怎么样,能跑起来么?”牵马走到安迪身旁的钱文笑着问道。

    坐于马背上的安迪笑着道,“你的马术很厉害,刚刚带莹莹,小关跑的时候,可以看出都是在依靠着你,这样是很累的。”

    “还行,难得出来休闲一次,她们开心就好。

    你试着跑跑,老是漫步多没意思。”仰头和马背上的安迪说话十分不自在,钱文一个翻身跨坐在马背上,两人平视了。

    “嗯,试试。”安迪点了点头,轻轻甩缰绳。

    安迪的马儿慢慢跑起,钱文驱马跟上。

    “很稳,不过动作有些刻意,这样会很累的,跟着马背的节奏就行,别用死劲,放松别紧张,马儿很温顺,你不会有事的。”跟在安迪身旁的钱文讲解道。

    安迪点点头,没有精力说话,全神贯注对付自己的马儿。

    钱文笑看。

    慢步几圈下来,安迪已经很稳了,可马儿一跑就不行了,坐不稳。

    “需要我帮忙么?”钱文问道。

    “怎么帮?像莹莹,小关一样你带我?”安迪说着摇了摇头,“你是知道的,我乘坐不了。”

    “如果你想同乘我不会拒绝,荣幸之至。

    可我说的帮忙不是这个,我能让你独自跑起来,享受飞驰的快感。”钱文笑着说道。

    安迪眨了眨眼睛,在她的目光中,钱文下马走到她的马儿身旁,双手抱着马儿的大脑袋,接着让她失笑的一幕出现了。

    钱文像德鲁伊一样,抱着马头,轻声和马儿商量着什么,马儿好像还真听懂了,大脑袋一拱一拱钱文的怀中。

    一段时间后,钱文和马儿好像达成协议了,从教练手中接过苹果,交易般喂给她的马儿。

    马儿咔嚓咔嚓吃了苹果,开心的打了个响鼻,钱文拍了拍马头,看着一直望着他的安迪,“已经商量好了,两个苹果,两个胡萝卜,它乖乖听话不捣蛋带你跑两圈。”

    “啊?真的么?”安迪笑看。

    钱文摸了摸马儿的大脑袋,然后让开,“腰部,臀部,背部用力,准备感受马背上的速度与激情吧。”

    安迪没反应过来,钱文拍了拍马臀部。

    然后马儿平稳的跑了起来,安迪急忙拉紧缰绳,学着刚刚教练指导的动作。

    这次不知道怎么了,马儿无比听话,比刚刚顺从多了,很稳,她跑了起来。

    钱文一个跨越跃上马背,纵马跟上。

    两人两马并行跑着。

    安迪马儿的速度有一个极速行驶的自行车那么快,在快她就不行了。

    钱文在一旁跟着,指导着。

    “嘚儿~哒哒~”

    马儿托着安迪小跑的跑着。

    安迪露出笑容,感受着骑乘的快乐。

    没一会关雎尔和邱莹莹也加入到了跑道中,小矮马在他们后面远远的小跑着。

    邱莹莹,关雎尔,安迪开心的笑着。

    这时几人都从喧闹的都市中脱离,享受起庄园中的悠闲,轻松,惬意。

    “钱文,你是怎么做到的,它真的比刚刚听话多了。”安迪好奇的问道。

    “贿赂啊,两个苹果,两个胡萝卜呢。”钱文笑着说道。

    安迪笑了笑,对钱文又多了几分好奇,就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文哥,我和关关饿了~”后面的邱莹莹叫道。

    钱文一看时间,早过中午饭点了。

    “我们去吃饭,这里的美食也不少,厨师都是专门请来的。”

    下马时因为安迪选的马有些太高了,她下的艰难,钱文看见直接伸手帮忙,这次直接的肢体接触让安迪只是微微蹙眉,没有太大的反应。

    钱文一笑,更进一步了。

    午餐吃了这里的特色佳肴,餐后简单的休息了一下,骑马装换回便装,几人继续在庄园中游玩。

    几人充分领略了度假庄园优美宁静的生态山水环境。

    更是在管家的带领下亲身体验各种农活,娱乐项目,挖野菜,摘水果,高尔夫,狩猎野兔,野鸡,参观酒窖,等……消耗足够的精力,满足所有好奇心。

    实习期的关雎尔好好放松了一把,整个人释放着在工作中的压力。

    安迪也一整天笑容非常多,虽然没邱莹莹和关雎尔活泼,可也乐在其中,自己的困扰,与魏渭之间的烦恼也减轻不少。

    一项没心没肺的邱莹莹就玩的更开心了,简直就是个孩子王。

    …………

    谷    天黑了。

    夜8点。

    一辆小polo停到了度假庄园的停车场。

    车门打开,高跟鞋,晶莹的小腿,包臀裙,曲筱绡再次出现在度假庄园。

    忙完公司事的她再次杀了回来。

    “臭物业,姑奶奶从来就没这么狼狈过!”

    曲筱绡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今天的时间是真紧,她是分秒必争。

    …………

    翌日,清晨5:20。

    西林区,05号独宅。

    主卧。

    “呼~呼~”

    呼吸声此起彼伏,随之一道呼吸声减轻,在睡梦中的曲筱绡慢慢睁开眼,接着眉头微蹙,光洁的手臂探入薄被下摸了摸臀·部。

    “臭物业,下手这么狠!”

    曲筱绡揉了揉臀部,身上的酸痛感稍减,侧身看向身旁睡着的男子。

    钱文。

    躺在曲筱绡身旁,露在薄被外赤着上半身,闭目休息的正是钱文。

    侧身望着他的曲筱绡得意一笑,“还不是被我拿下了。”

    时间线回到昨晚8点多。

    曲筱绡挎着包,叠腿,坐在摆渡车上,摆渡车往西林区开去。

    她借着道路边的路灯,欣赏着庄园的夜景,别有一番景色。

    虫鸣,远方微光,微风拂过绿叶的飒飒声,夜空闪烁的星星,洁白的皎月,溪流一层层波纹……

    一段路程后,西林区到了。

    远远的,04号独宅门前不远处,有火光冒出。

    曲筱绡定睛看去,只见是眼熟的四人,钱文,安迪,邱莹莹,关雎尔。

    又仔细看了看,几人正在烧烤。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刚刚还想着明天怎么能自然的偶遇臭物业呢,现在不用了。

    “曲小姐,您的住处到了。”摆渡车上一位服务生下车,走到曲筱绡身旁恭敬说道。

    “那边也是你们庄园的客人?”曲筱绡指着篝火前吃烧烤的钱文等人,明知故问道。

    服务生顺着曲筱绡手指方向望去,然后点点头,“是的。”

    “看着那边挺热闹,我去看看。”曲筱绡话落直径走了过去。

    服务生见状张了张嘴,这种情况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他无奈只能赶紧跟上,以不变应万变。

    这客人还没入住05号独宅,他也不能走啊。

    曲筱绡大步向钱文等人走去,服务生急忙跟上。

    篝火前,管家君如和两个服务生给钱文他们服务着。

    邱莹莹和关雎尔喝着啤酒,吃着烧烤,安迪躺在躺椅上静静欣赏着夜色,虫鸣。

    “曲……曲筱绡……”一个无意扭头,邱莹莹惊呼,然后又揉了揉眼睛,确认没看错。

    闻声的关雎尔,钱文也望了过去。

    “小曲?”安迪坐起身,奇怪。

    “哈喽邻居们好,没想到你们也在这啊,这是在篝火晚会么?”走到跟前的曲筱绡笑着打招呼道。

    “你怎么在这?”钱文疑惑问道。

    曲筱绡一笑,“我怎么在这?我来玩啊,度假啊,要不然来干嘛。”

    这个回答让钱文等人语塞,在问就是找茬了。

    “小曲,好巧啊,你住几号?”安迪微笑问道。

    “安迪你也在啊,我住05号独宅。

    是啊真巧,早上还说做向导呢,可文哥说不需要,没想到晚上就遇见了。

    出来度假几天,竟然相遇了你们,真是巧。”曲筱绡演技十足道。

    关雎尔和曲筱绡挥手打招呼。

    见曲筱绡没走的意思。

    “要来一起么?我们也刚刚开始。”邱莹莹客气道。

    邱莹莹客气之言,可曲筱绡却喜出望外,一点没客气,“好啊,正好我还没吃晚餐,那我就不客气了。”

    钱文见了一笑,真不客气,不过也没在意,不缺她那点猫食。

    邱莹莹错愕,她也就客气一下。

    “谢谢,我这没什么需要的了,这些都是我朋友。”曲筱绡回头跟,跟着自己的服务生说道。

    “祝您入住愉快。”服务生礼貌微笑,然后走了。

    曲筱绡的加入没有让他们烧烤派对的热情消减,反而更高涨了,曲筱绡这货就是个人精,左右逢源下,邱莹莹,关雎尔,安迪都跟着开心。

    “来来来,喝酒。”

    “怎么能只喝啤酒呢,服务生上红酒,美容养颜。”

    “安迪你不喝酒啊。”

    “文哥,我刚刚烤的石斑鱼你尝尝。”

    “快快快,嗨起来,我献歌一首,献给我们22层,23层。”

    “来,小蚯蚓,关关,文哥干杯~”

    “来来来,关关,小蚯蚓,文哥,安迪,我们手拉手围着篝火跳舞。”

    “啤酒喝完了,不够劲,服务生上白酒!”

    “文哥我敬你,以前都是我的不对,您大人大量。”

    “来关关,尝尝白酒……”

    “哈哈哈,关关你不行。”

    “小蚯蚓,你吃这个,肉可嫩了。”

    曲筱绡的加入,一下带动了烧烤派对的气氛。

    唱歌,跳舞,打打闹闹,啤酒,红酒,白酒。

    钱文喝着酒吃着烧烤,跟着她们玩闹,难得的没有怼曲筱绡。

    烧烤进行到下半场,酒量浅的关雎尔喝吐了。

    众人也吃差不多了,玩的天也黑漆漆了。

    安迪和邱莹莹扶着关雎尔回房,钱文吃最后几串烧烤。

    曲筱绡停下喝酒,一头靠在钱文身旁。

    作为今天烧烤派对的唯一男性,被邱莹莹,关雎尔,曲筱绡频频敬酒,他也有些喝多了。

    眼睛红红的,有些晕。

    没一会安迪回来了,看曲筱绡醉酒靠在钱文身上,轻轻拍了拍她。

    曲筱绡惊醒,“啊?干嘛,我要睡觉。”

    “散场了,小曲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安迪说道。

    “啊?哦!”曲筱绡迷糊眨了眨眼。

    安迪看向钱文,“莹莹也喝醉了,现在和小关抱一起睡着了,今晚估计就睡一起了,你赶紧回去睡吧,别等了。”

    钱文嚼了嚼口中的肉,点了点头。

    让管家君如收拾烧烤派对的残局,钱文摇摇晃晃站起。

    安迪回自己的04号独宅了。

    曲筱绡起身拉住钱文,钱文扭头看向她。

    身穿衬衫的钱文,上衣扣开了两个,正好露出健壮的胸膛。

    曲筱绡右手搭在钱文的胸膛,俏舌划过嘴唇,诱惑道,“我怕黑,你能送我回住处么?”

    钱文闻言摇了摇头,醉意消失几分,曲筱绡的手在撩逗他的胸膛,钱文一把拍开她的手,“别玩火自焚。”

    曲筱绡一晃,站稳,一怒,都这样了,喝醉了,还是这个态度,还怼她!

    “你是不是男人,你行不行啊,送到嘴边的肉你都不敢吃。

    你不会是假扮狼的哈士奇吧,哈哈哈~”

    这话让钱文怒了,今晚玩的开心,他也懒得怼曲筱绡,可说什么都行,他今晚都能当玩笑,一笑而过。

    可说他不行……

    钱文伸手,“你独宅的门卡。”

    “干嘛?”曲筱绡道。

    “让你见见什么是男人!”钱文带着醉意,脑子发抽说道。

    曲筱绡一怔,然后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包,一阵翻后,扔给钱文一张房卡。

    钱文拿着看了看,然后往05号独宅摇摇晃晃走去,走了三步回头看向曲筱绡,嘴嗨不屑道,“有本事跟上,别逃。”

    也有些上头的曲筱绡一哼,跟了上去。

    一旁收拾烧烤派对残局的管家君如,两个服务生什么都没看到。

    ()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