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第五百五十八章 死党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创造功法的主人自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境界那么创造出来的就属同阶的功法或者武技,如果说是武皇境界的高手那创造出的功法或者战技就是皇阶战技以此类推,但是功法和战技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创造出的,这千万年来后人多数都是修习前人留下的功法,想要自创一套谈何容易,这不仅仅需要有着超绝的悟性更需要莫大的机缘。

    马云腾目前所学的就是他们马家祖传的一本功法,究竟是什么品阶的马凌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但是马云腾觉得这套功法不会弱到哪里去,因为他修习这套功法足足有六年了也就是说他从十二岁就开始修行,对这套功法可谓了如指掌。

    他给马云腾带来的好处,马云腾深有体会,这套功法不仅仅能够利用好每一丝来自外界的灵气,更能够加快修行速度使自己从力量和速度上在同阶之中占有绝对的优势,即便不使用战技马云腾现在的速度也是相当的惊人,在配合战技的话可谓极速。

    马家在情缘镇算是大户但马云腾知道和大山之外的那些势力家族相比,马家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何会传承下这样一套厉害的功法,虽然马云腾没有见识过其他家族的功法,但是马云腾自觉自己的这套功法不会比他们的差。

    “值得长久的修行下去,我期待这套功法大成的那一天。”马云腾缓缓的睁开眼睛吐了一口浊气道。

    马云腾惊骇于鬼见愁竟然随手就能将这么多动植物的灵魂抽了出来,可是更加惊骇的事情仍然在继续只见鬼见愁的身上突然冒出一股绿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双手舞动化成一条怒龙冲向了狂奔过来的狮子王。

    “轰”两种火焰撞击在一起恐怖的能量在天空肆虐,马云腾急忙御剑飞回了地面,这时鬼见愁已经迅速退后了几十丈远,成千上万个植物的灵魂在他的周围旋转。

    一个绿色的铜炉出现在他的头顶,马云腾眼神紧紧的盯着那个绿色火炉,那完全是鬼见愁用绿色的火焰幻化出来的,“武皇境界的高手居然会有这般手段吗?”此时的马云腾双眼火热,他有一种迫不及待成为武皇境界高手的感觉。

    绿色的火炉成型之后,一边的狮子王狂暴了一击未果,他咆哮着喷出一大股火焰烧向鬼见愁,鬼见愁不断的闪躲同时无数的灵魂被他丢尽了火炉,很快一个庞大的绿色蟒蛇逐渐成形,马云腾把一切看在都眼里,在这么短的世间内就完成了一個魂兽的塑造,这鬼见愁恐怕也是个高阶的化魂师吧!

    就在狮子王狂奔向鬼见愁的同时,鬼见愁赫然睁开双眼,绿色的火焰从他的眼中迸射而出,“杀”只听一声爆喝,鬼见愁头顶绿色的火炉向狮子王冲去,马云腾心头一紧,巅峰对决来了,只见狮子王全身神焰跳动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

    炽烈的火焰将天穹烧的都有些扭曲了,就在这漫天红色的火海中,一道绿色的光芒笔直的插入,所过之处红色的火焰无声寂灭,同时一条绿色巨蟒咆哮而出直奔狮子王冲去。

    狮子王发出一声怒吼,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向绿色巨蟒咬去,就在这时鬼见愁急速抽身退出很远,遥控着绿色的绿莽撞向了狮子王,绿色的巨蟒笔直的射向狮子王的头颅,在一刹那间钻入了他的体内。

    狮子王立在当场顿时乱了阵脚,狂吼道:“卑微的人类,居然攻击我的灵魂。”

    鬼见愁在一旁抱着膀子冷笑,绿色的火炉在他的头上旋转;“嘿嘿……可爱的小猫猫,你也不想想我一个人类怎么会跟你这种蛮兽硬拼呢?怎么样?这种灵魂被侵蚀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卑微的人类……”狮子王从天空掉落到了地面,全身红色绿色的火焰攒动,痛苦的挣扎着,整片山林都被他毁坏了大半,许多树木无声无息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马云腾急忙飞到鬼见愁的身边说道:“真没想到你还是个高阶化魂师。”

    “嘿嘿……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拿去好好研究研究你的灵慧魄很强大这本书会对你有好处的。”鬼见愁收起来绿色的火炉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给马云腾说道。

    马云腾接过小册子打开来一看疑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身为化魂师多年来的所有心得,这上面记载了我对灵魂的理解和掌控方法,最重要的还是我创造出的灵慧魄使用的方法,小子那天自从发现你之后,我就一直都觉的你很不一般,但是究竟哪有不一般我也看不出来,不过你的灵慧魄很强大,是一名天生的化魂师,好好的演习这本小册子吧!将来说不准你将是闻名大陆的化魂师。”

    马云腾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小册子,他感觉有些不太真实,他和鬼见愁算不得多么的深交好友他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心呢?

    就在这时鬼见愁拍了拍马云腾的肩膀说道:“好了,不要多疑了,我不会害你的,好了我要走了以后漫漫长路咱们后会有期啊!”说罢竟转身离去,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马云腾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忽然他突然想起凤凰战甲急忙向戒指中掏去,可是哪里还有凤凰战甲的影子,马云腾气的大骂:“我靠,鬼见愁你……伱他吗的真不是个东西。”

    但是鬼见愁早已没了影踪,马云腾再怎么骂他也听不到了,本以为自己拼了半条命进入断魂渊能得到点东西,可到头来全都便宜了那个鬼见愁,甩给自己一本自以为很牛逼的小册子就撒鸭子走人了,马云腾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的看向地面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狮子王。

    “唰”的一声拿出星河神剑,马云腾俯冲了下去就是一顿乱砍,他把对鬼见愁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狮子王的身上,可怜了这头五阶高等魔兽就这样栽倒了他们俩人的手里。

    “噗”一剑劈开狮子王的头颅,一颗鹅卵大的红色珠子蹦了出来,马云腾吓了一跳带看清之后一把接住那颗珠子,只见其中全部都是精纯的能量,火红的火焰在其中缓缓跳动。

    “还算那个王八蛋有点良心,把这颗魔珠给我留下了。”马云腾攥着手中大大的魔珠说道。

    就在这时嗖嗖嗖的破风声响起,十几道人影飞速的从远处的丛林窜来,马云腾急忙將魔珠扔进了戒指同时取出狂神令调头冲进了落魔涧。

    在马云腾刚刚消失不久十几道人影就出现在了狮子王的尸体旁:“五阶魔兽,看来他定是桦儿所说的那个疯子,凤凰战甲就在他的手上,很好!看来五阶魔珠也到了他的手里。”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的宽袍内的老者沉声道。

    这时一个略显年青的男子走到老者的身边说道:“骨长老,那人好像是进入了落魔涧,我们该怎么办?“

    骨长老望着眼前的落魔涧许久说道:“无妨,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亲自进去将他擒出来,记住如果有其他人到来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来。”

    男子应了一声,骨长老缓缓向前迈出一步,紧紧一步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魔气滚滚的落魔涧之内。

    马云腾已经深入落魔涧很远了,但是他仍然没有停下来,边缘地带的魔气没有那么重他怕万一来了一位强者的话会无视魔气直接冲进来。

    又奔跑了将近半个时辰马云腾终于找到了一出魔气比较浓郁的地方开始恢复体力调理伤势,狂神令被他紧紧攥在手中,一层淡淡的金色将他与魔气隔离了开来。

    马云腾是一个绝对的武痴,经常性的习武彻夜不眠,天已破晓,亢奋的大公鸡耐不住寂寞的嚎了两嗓子,将马云腾从修炼中叫醒。

    “喝……”他睁开了双眼,只觉得通体舒坦,一点疲惫之感都没有,用力的伸了个懒腰,马云腾来到那棵参天古树旁。

    一纵身跃了上去,在茂密的枝马中,可以看到一个简易的小木屋建立在两根粗壮的树干之间,如今木屋上全部都是落马,快把小木屋掩埋了,马云腾扫落眼前的落马走了进去,不多久拿着一把黝黑的铁剑走了出来。

    这把铁剑是他十三岁那年去大山里打猎时,射杀了一头野兽捡到的,当时那只野兽嘴中叼着这把剑,无论他们怎样追赶那只野兽都不肯松口,如果那是一只灵兽或者圣兽的话,马云腾肯定以为这把剑是个宝剑,但是那只是一头普通的野兽多半是好奇才捡了这样一把剑当作食物了吧。

    不过马云腾到是蛮喜欢这把剑的,虽然破旧了点,但是却锋利无比,剑身不足两尺,但是宽厚,上面锈迹斑斑,但是却十分沉重,马云腾研究了很久都没看出它是由什么材质打造出来的。

    平时多用他来历练自己的武功,使用起来得心应手,马凌云曾多次提议让他换一把剑,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铁剑在手,马云腾有一种踏实厚重的感觉,剑锋一转破风声在耳边响起,身形不断变化,手中铁剑如蛟如龙,挥舞的大气澎湃,一时间古树旁全是马云腾的身影,他的速度快的令人眼花缭乱,剑意舒畅,行云流水。

    “马云腾哥哥好棒呀!”马灵那个小丫头又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古树旁,看见马云腾舞剑不禁拍手叫好。

    马云腾停了下来,深呼了一口气,铁剑背后,笑眯眯的来到马玲的身边:“灵儿,又是来看云腾哥哥的吗?”

    小马灵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是父亲叫我来让你参加家族的竞选比赛。”

    “竞选比赛,什么竞选?”

    马灵道:“不知道,云腾哥哥你去武院看看就知道了,好多哥哥们都去参加竞选了。”

    竞选?会是什么竞选呢?难不成是为了司徒家的那场比赛?肯定又是那帮老家伙出的主意,父亲肯定干不出这样的事情,人家想要嫁女,却像他们办喜事一样张罗着当媒婆,马云腾心中甚是气愤。

    但是父亲点名要他过去,他不好反驳只能走一遭。

    想到这马云腾道:“灵儿,你先去告诉父亲一声,说我随后就到。”

    灵儿应了一声:“嗯好的,云腾哥哥待会要好好帮我修理一下马秋哥哥,那个家伙最近总是欺负我。”

    马灵挥舞着小拳头生气的样子甚是可爱,马云腾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拉长音道:“好……待会我把马秋打成猪头。”

    对于马秋马云腾对他也没有一点好感,那个家伙盛气凌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仗着他的爷爷是家族的长老,丝毫不把他这个族长的儿子放在眼里,经常挑衅他的权威,因为这样的事情马云腾揍了他不止一次两次,但是那个家伙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不长记性。

    送走了马灵,马云腾回到自己的屋子,洗漱了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色衣服,就向武院赶去。

    武院是马家子弟习武修行的地方,占地极广,每个上了阶位的弟子都可以在武院挑选自己的一个席位,每天在哪里修行,马云腾因为不喜欢那里吵杂的环境所以很少到武院去修炼,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总是有很多子弟想要跟他这个马家第一人切磋比试一番,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倒是还可以,但是多了马云腾感觉很烦。

    很快马云腾就来到了武院,看门的长老见马云腾到来客气的打开院门让他进去,武院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没有达到武徒境界的子弟,如果没有得到族长或者长老的准许私自进入武院是会受到责罚的。

    刚一进武院,马云腾不禁皱了皱眉,只见里面大大小小不下两百人,他十分惊讶家族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的进位子弟。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马秋,他正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马云腾,嘴巴轻动,马云腾从他的嘴型看出他说的是:“待会让你好看。”

    马云腾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去看他,对于这种人,大多数情况下,他不会回以不自量力,而是选择无视。

    马秋见马云腾不搭理他,面色不善的一甩衣袖,向院内走去,后面跟着一帮死党。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