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年才出道-第590章 589.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吹牛吹的太假了……(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京城,某栋四合院。

    这座四合院经过了精心翻修,仿佛如同电视里的王公贵族府邸一般,各种古朴的红木装饰以及家具。

    书房内,一位身材消瘦的老者正站在书桌前,手中拿着一只毛笔,凝神静气,手臂苍劲有力,在桌子上的白纸上写下一个一个书法字体。

    周围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穿和服的老者,一个中年男子。

    和服老者站在写字的老者身旁,近距离的观看,那中年男子则是站在后面不远处神态恭敬,似乎不够资格站在近前。

    消瘦老者手中手臂挥舞,毛笔在纸上如同龙蛇一般,一个又一个潇洒无比的草书出现,纸上仿佛不是一个个书法字体,而是一条条龙蛇在狂舞,一般人都根本认不出上面的字是什么,可是却也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种疯狂而带有韵律的意境。

    很显然,这位老者乃是一位草书书法大师。

    手臂抖动,劲道十足,一个又一个草书字体龙飞凤舞的出现,将整张纸写满才放下毛笔,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洒脱和张狂,脸上出现一丝微笑。

    旁边的和服老者当即轻轻拍手,赞赏道:“韩先生不愧是华夏第一草书大师,这幅作品拿出去定然会引起大家的疯抢。”

    消瘦老者名叫韩昭,乃是被称作第一草书的书法大师,早年间乃是水木中文系的教授,师承某位草书大师,天赋异禀,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成为草书大师,乃是华夏国内书法领域的扛鼎人物之一,真正的草书大师,而不是网络上的那些吹嘘的草书书法大师。资历和辈分比之李希言都高出一点,与林溪湛平起平坐。

    而和服老者,正是文仓健说起过的,明泽疾步,岛国三大文宗之一,擅长写诗和书法,以及国画,还精通音律,岛国几种民间乐器都能拿得出手,是当今岛国文学领域内最多才多艺的一位。

    明泽疾步和韩昭在几十年前就认识,当年明泽疾步也来华夏京大和水木两所顶级名校游学过一段时间,和韩昭成为好友,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所以来到京城之后就居住在韩昭家里。

    韩昭听了明泽疾步的赞赏,也满意地点点头,微笑道:“老了,没有年轻时候的张狂了。”

    草书,要想写的更有意境和味道,的确是年轻张狂的时候书写,更有意境。

    但是,韩昭的草书却是先的更为老辣了,张狂之中蕴含老辣,仿佛人的成长历程一样,备受书法界追捧,在市面上很多书法爱好者以及收藏家都在花大价钱购买他的作品,一个字已经达到上万的价格,是当今还活着的书法大师当中价值最高的之一。

    后面的中年男子说道:“老师的草书书法作品,已经被京大和水木两所大学列为图书馆珍藏之一,国家博物馆也已经纳入藏品行列,被称作是当代文化珍品之一。”

    在当代还活着的国学大师当中,有这样成就的人,屈指可数!

    明泽疾步笑道:“哈哈哈,那韩先生送我的两幅作品,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当做我们家里的传家宝。”

    韩昭笑道:“明泽先生过誉了,要说现在作品价值最高的,还是当属王谦。他一幅作品,在市面上已经被炒作到五百万了。国家博物馆也在计划收藏他的作品,他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真可谓是当代第一人。”

    韩昭言辞之间,对王谦很是认可和推崇。

    他也看过王谦所有的直播,甚至还悄然去过浙大以及双星,看过王谦的笔迹和作品,自然知道王谦的实力和天赋,堪称妖孽。

    明泽疾步听了韩昭的话,摇头道:“我倒不是这么认为。韩先生您是草书第一人,我的书法也算拿得出手。我们都知道,书法上要有所成就,需要多少工夫。您花了多少年?我记得,您成为草书大师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我三年前才触摸书法大师门槛,已经七十岁了。您真觉得,王谦仅仅三十岁,就能创造瘦金体那样的书法字体?成为当代唯一的书法宗师?”

    “还有,他写的那些作品,每一首都需要很深厚的生活阅历。还有醉花阴和一剪梅那样纯粹的女性婉约词,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写的那么深刻和细腻?”

    韩昭两步来到红木太师椅上坐下来,端起旁边准备好的茶水,轻轻喝了一口,然后才抬起头看了明泽疾步一眼,淡淡地问道:“所以,明泽先生,想说什么?”

    明泽疾步略微严肃地说道:“我认为,这是一个局,一个很多人为王谦制造和造势的局,可能官方都下场了。你觉得呢?”

    韩昭撇了明泽疾步一眼,问道:“诗词那些我们都不擅长,暂且不谈。就谈谈书法,那你觉得,当代谁有本事创造瘦金体那样的书法字体,成为一代宗师?谁有那么大度,将这样一代宗师的名头让给王谦?”

    “当年,我进入大师门槛,我本人如我所写的草书书法一样,张狂不可一世。想要超越前人,自创书法字体,成就几百年来书法宗师第一人的地位。但是,我到现在为止,耗费十几二十年,也没有什么眉目。”

    “我也明白了,为何千百年来,书法宗师只有那么几人?那真是文曲星下凡。”

    明泽疾步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那,如果背后有官方力量推动呢?”

    韩昭反问:“为了什么?王谦凭什么被选中?”

    明泽疾步掷地有声地说道:“为了制造全民关注的草根神话,为了压过我们岛国的华夏文化传承……”

    韩昭笑了笑,摇头道:“明泽疾步,你想太多了。我们华夏本身就一直压着伱们岛国的华夏文化!你们一直在学我们,永远都只是学生。”

    明泽疾步一是沉默,但是眼中却是不服输的神色。

    中年男子也轻声说道:“明泽先生,这次王谦在京城除了在央音和京大讲课之外,还会来我们水木讲课。你有充足的机会去找出真相。而且,据我所知,今日就有从你们岛国来的,同为三大文宗之一的文仓健先生去拜访王谦。”

    “同去的,还有从港岛来的林溪湛先生。”

    中年男子只提及了文仓健和林溪湛,因为在他和韩昭看来,只有这两人才有资格提一提。

    其他人,就连李希言都不够资格。

    毕竟,李希言不是纯粹的文人,乃是音乐家简直书法家,同时也是最近才成为新晋书法大师,还是师从王谦,成为新的瘦金体书法大师。

    同时,李希言是京城书法协会副会长之一,可韩昭正是书法协会的会长,而且是唯一的会长,副会长却是有好几位。

    所以,不论是地位,资历,以及实力,韩昭都不曾将李希言放在眼里过。

    只有同为岛国三大文宗之一的文仓健,以及南方第一行书林溪湛,够资格和韩昭相提并论。

    韩昭轻声说道:“文仓健的书法和国画都是一绝,林溪湛的行书已经触摸大师极限,都是专心治学之人。不过,他们太急着去见王谦了……”

    韩昭眼中闪过一丝轻视。

    不管王谦最近有多火,作品有多优秀,在韩昭看来,那也是一个没什么出身的晚辈而已,怎么够资格让他们这些辈分极高的前辈去登门拜访?

    文仓健和林溪湛这是自降身份。

    应该是王谦递拜帖登门拜访他们才对。

    明泽疾步摇头道:“文仓健不会去揭穿王谦,林溪湛所谓南方第一行书,水分很大……据我所知,南洋,宝岛上都有不输给林溪湛的人,孔家,李家那两位老头子虽然低调,可实力都非常强……”

    提及宝岛和南洋的华人国学家族,韩昭笑而不语,眼中依旧带着一丝高傲。

    因为,他是韩昭,师承名门,家学渊源,乃是京城文化圈的大佬,面对其他地域的国学大师,都有天然的优越感。

    即便是那位孔家的人,他都不看在眼里。

    几人正聊着。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推开了房门。

    一位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年轻女子走进来,看了看韩昭和明泽疾步,中年男子恭敬地说道:“韩老,明泽先生。我刚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见来人这么着急,韩昭再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问道:“什么事,这么着急?治学,任何时候都不可急躁。”

    中年男子迅速说道:“我从一位京大好友那里听说,林溪湛先生,薛振国,赵树仁,文仓健,李希言他们从王谦那里离开了。同行的还有西北的贾富清和张跃,消息是从张跃和贾富清那里传出来的。”

    韩昭的神色认真了一下。

    明泽疾步期待地问道:“是不是他们和王谦见面切磋的时候,王谦输了?”

    中年男子摇头,认真地说道:“根据张跃所说,今天上午他们的聚会,只有一场切磋。”

    只有一场?

    韩昭和明泽疾步都满脸的好奇。

    在他们看来,文仓健,林溪湛两位都是各自地区泰斗级人物,登门拜访王谦,那肯定是来者不善,要切磋一下的,给王谦制造一点麻烦。

    所以,至少会有两场切磋。

    怎么,只有一场?

    明泽疾步欣喜地问道:“王谦一场就输了,所以就没有第二场了,是吗?”

    中年男子身后的年轻女子迅速说道:“当然不是,据说,文仓健先生和王谦教授切磋书法和国画,文仓健先生将自己积累几年的灵感底蕴一下发挥出来,创作出生平最巅峰之作。”

    韩昭稍微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月玲,直接说发生了什么。”

    年轻女子是韩昭的孙女,韩月玲,现在正就读于水木中文系博士生,听到爷爷的不耐烦,也看到明泽疾步的急切,马上说道:“然后,王谦教授同样现场创作了一副国画,还在上面用瘦金体书法写了一首诗,名为望庐山瀑布,诗作为,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听到这首诗,在场的几人都是眼睛发亮。

    大家都是国学领域内的大拿和专家,即便写不出好的古诗词作品,但是鉴赏能力绝对都是顶尖,自然一眼就听出了这首诗不是凡品,乃是一首上佳的风景描写诗作,不输给教科书上流传千古的几首风景诗作。

    中年男子低声道:“不愧是王谦,这首诗当真是佳作。”

    韩昭没有评价,再次问道:“然后呢?月玲,继续说。”

    明泽疾步也满脸严肃,轻声说道:“文仓健的国画和书法,在岛国都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乃是岛国书画双绝。”

    韩月玲听了明泽疾步的话,笑了笑,随后说道:“文仓健先生即便是书画双绝,在王教授面前也不得不拜服。王教授一幅望庐山瀑布图,加上这首诗,还有最后的落款,直接让文仓健先生当场认输拜服,还让林溪湛先生一字不写地就离开了。”

    明泽疾步满脸不相信地直接站了起来,问道:“为什么?一幅画,一首诗,一个落款,凭什么做到这些?”

    韩昭也是满脸好奇和期待:“继续说!”

    韩月玲点点头,说道:“我没在现场,也没看过王教授的那副画作。但是,根据张跃所说,那副画是他见过的,水准最高的国画。说是国画之集大成者都不为过,比文仓健先生的画作水准高出几个档次,林溪湛先生当场就给出了最高的评价,说是超凡脱俗的画作,乃是一幅国宝。”

    “这首诗也是一首上佳的风景诗作,再加上瘦金体书法宗师的书法,价值非凡。”

    “而让林溪湛先生没有写一个字就离开的原因,就是王教授最后的落款。”

    “张跃描述,王教授最后的落款提及了林溪湛先生,文仓健先生,和李希言教授。但是,所用书法字体,乃是正宗行书书法,其水准和意境,还在林溪湛先生之上,所以让林溪湛先生根本没办法动笔。”

    这一下,韩昭都被震惊地直接站了起来,手中茶杯里的茶水都撒了大半,瞪大眼睛盯着孙女韩月玲。

    明泽疾步则是大声喊了出来:“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吹牛吹的太假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