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年才出道-第589章 588.更进一步更绝望!太假了。(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两幅画的交流,让这场聚会显得比较沉寂。

    没有大家之前想象的那么活跃。

    原本想向王谦请教的林溪湛,赵树仁,薛振国,和贾富清,张跃几人都显得很沉默。

    在王谦那幅望庐山瀑布的画作面前,他们真的不好再班门弄斧了。

    南方第一行书?

    林溪湛可不敢再顶着这样的名头了。

    王谦在魔都,在京圈诸多大拿看来也是南方文化圈的,而那一行行书已经超过林溪湛,所以林溪湛此时对于自己最拿手的书法是不敢再提了。

    古诗词?

    王谦之前发布的作品已经切切实实地奠定了当代古诗词第一人的地位,无人可撼动,刚才画作上的那首同名古诗,也足以流传千古,其描写和气势都堪称一绝,如此古诗佳作面前,他们也不敢再献丑了。

    小说作品?

    那更不敢说了。

    王谦此时刚刚完成三国演义,在小说领域正式如日中天的地位,将当代一众小说家都甩在了身后。

    张跃已经是当代比较成功的作家之一,但是此刻也不敢在王谦面前提一句小说的事情。

    所以。

    这场聚会的后面,王谦就变成了绝对的主角,大家不敢再如文仓健一样和王谦交流,而是变成了请教。

    书法,国画,诗词,等等,都是他们请教的领域。

    薛漫,颜子欣,千羽真珠几人抓住机会就向王谦请教,王谦也知无不答,尽可能的回答在场几人的请教问题。

    即便是林溪湛和李希言,文仓健几人提出的一些比较高深的疑问,王谦也能给出很是圆满的回答。

    让现场气氛逐渐融洽,王谦的地位也更进一步的提升。

    就连林溪湛,文仓健几人,在王谦面前也逐渐变得恭敬,仿佛真的是学生在面对老师一样。

    时间过的很快。

    马上就到午饭时间。

    大家开始陆续告辞,都没有答应王谦的午饭挽留。

    林溪湛对王谦郑重地说道:“王教授,今日一见,方知世上真有神人。有生之年能见到王教授如此神人,我也死而无憾了。刚才向王教授请教,的确字字珠玑,就连我也受益良多,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向王教授请教。”

    林溪湛对王谦的称呼依旧是王教授,仿佛自己是王谦的学生。

    王谦急忙说道:“林老言重了……”

    林溪湛摇头:“不,我说的就是实话。我只希望王教授以后不要再藏拙,有实力,有天赋就要绽放。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王教授这样的人来带给年轻人更多的文化自信,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国学文化之美。”

    新的时代,林溪湛身为从民国时期就存在的老一辈,深刻地知道此刻国内的国学文化凋零到了什么地步,所以将一些希望寄托在了王谦的身上,此刻也明白了为何官方对王谦的推崇力度如此之大。

    他知道,官方也和他想的一样,希望能借助王谦的影响力和实力底蕴,来激发大家的民族文化,宣扬传统国学文化,以此来对抗西方的文化入侵。

    同时,还和亚洲其他的华夏文化圈的国家竞争。

    林溪湛看了看文仓健,意思不言而喻。

    文仓健苦笑道:“有王教授在,华夏文化必将再次绽放光芒。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一天。我们国内有些人不自量力,妄想挑战王教授,我想王教授会让他们认清现实的……”

    王谦对文仓健的话不置可否,他对岛国的情况不是那么了解,也不想去了解,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岛国那些人就是跳梁小丑而已,不需要去理会,自然就会在绝对的实力之下碾压而过,掀不起什么风浪。

    薛振国再次提醒地说道:“王教授,京大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原本我对您这次在京大的讲课还有一点担心,但是现在我知道,是我多虑了。王教授学究天人,我想我和其他所有人都小看了您。不久之后,国内可能不会再有人对您有任何的质疑。”

    薛振国身为京圈资深国学传承之人,自然知道现在京圈内流动着什么暗流,基本上都是针对王谦的,之前的确有些担心,毕竟是他亲自邀请王谦来京大讲课的,如果到时候搞砸了,他是要背锅的,还会损害京大的声誉。

    可现在,他知道,就这一幅画,就足以将所有一切阻碍和质疑全部打碎。

    无人可挡。

    颜子欣看着王谦:“希望能有机会在港岛聆听王教授的教诲,港大永远对王教授敞开大门。”

    颜子欣虽然年纪不大,可在港大的地位却是不低,因为他是林溪湛的关门弟子,自然也有资格代表港大对王谦发出邀请。

    王谦微笑道:“以后再说吧,我最近真的没时间。”

    颜子欣遗憾地点点头,林溪湛和赵树仁也露出遗憾地表情。

    千羽真珠和薛漫都没有说话,她们在这个时刻,没有资格说太多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王谦。

    贾富清微笑道:“王教授,希望下次有机会到西北大学来坐坐。”

    王谦笑而不语。

    张跃壮着胆子说道:“王教授,您的三国演义结束了。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写小说作品?说实话,您的这本三国演义足以列入名著,如果以后您不再写小说了,将会是华夏小说领域和所有读者的损失。”

    大家听了张跃的话都看向王谦。

    林溪湛,文仓健,李希言等所有人都面露期待。

    的确,他们也都非常的喜欢王谦的三国演义这本书,林溪湛和文仓健,李希言等人还反复看过多次,自然希望以后还有机会继续看到这样优秀的作品。

    但是,以他们在国学领域的的确,却又不希望王谦将太多的时间耗费在小说领域上。

    在国学大师看来,小说是最不入流的领域,书法,国画,诗词文章,才是真正的文学,国学。

    古代文豪,也没有人是写小说的。

    流传的几大名著作者,在古代都算是不入流的街边文人,写的东西也是供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街边文学。

    所以,林溪湛,李希言,薛振国等传统文人都希望王谦以后能将更多的时间倾注在古诗词,书画领域上,能留下更多足以流传千古的古诗词佳作,以及书法和国画作品,那样才能掀起这个时代的国学潮流。

    小说……

    是下下之选。

    只有贾富清和张跃这样偏向于现代的文人,才没有那么深的偏见。

    王谦本人当然也没有那些偏见,但是他的确没时间,也不想再写类似于三国这样的小说作品了,只是说道:“以后看时间吧,或许闲暇了会写一点东西发表。偶尔的确有些灵感,不过都不够完整,所以暂时都压着呢。”

    张跃听了,欣喜地说道:“那我就等着王教授的大作了。”

    王谦笑而不语,没有给确定的答复。

    林溪湛:“那我们先告辞了,过两天再见。”

    王谦:“林老慢走。”

    文仓健:“王教授,我们也先告辞了,今日让我受益匪浅。等我回去再苦心钻研一下,在书画两大领域,或许都能更进一步。当然,即便我能更进一步,距离王教授也还有很远的距离。不过,到那时候,我会再登门拜访,请求王教授的指点……”

    文仓健很是谦卑地说道。

    以他的水准和年纪,能在书法和国画领域更进一步,那绝对是奇迹一样的事迹。

    如果没有王谦,他进步之后,可能真的能成为岛国华夏文化的扛鼎之人,一举带领岛国华夏国学领域超过华夏国学传承,在舆论争端上占据优势。

    可惜……

    现在有王谦,即便是文仓健真的能更进一步,都无法和王谦相提并论。

    即便文仓健的书法达到大师巅峰,也还和王谦的行书差一步,更别说是王谦瘦金体书法宗师的成就了。

    而国画领域,就算文仓健再进一步成为丹青圣手级别的存在,和王谦这种国画集大成者级别的丹青圣手,也还差一个档次。

    那时候会真的让岛国华夏国学领域很是绝望,再次认识到什么是爸爸,什么是儿子。

    闲聊两句,王谦将几人一一送到门口,几人纷纷干脆的告辞离开,没有再拉着王谦闲聊,都知道王谦现在可能是国内最忙的大忙人,不想耽误王谦的时间。

    目送几人离开,王谦松了口气,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拉着身边秦雪荣的手转身走进屋子:“饿了,快做饭吧。”

    房间里,姜煜和何朝惠送走大家,没有离开,而是留了下来。

    以两人的身份,留在这里自然是没问题的。

    姜煜是王谦乐队的成员,何朝惠是央音和王谦之间的联系人,在这个关键时间点,两人和王谦多接触是必须的。

    不过。

    此时母女两都没有和王谦聊音乐的话题,而是站在桌子前看着铺着的那副画,依旧很是震撼。

    何朝惠直言不讳地说道:“王教授,这幅画你可得收好了,这真是国宝级别的传家宝呀!如果我能得到,绝对专门修个密室和保险箱装起来,不让人知道。”

    姜煜看了老妈一眼:“就算是国宝级别的传家宝,那也是王教授亲手画出来的,写出来的。再珍贵又能如何?王教授再画一幅就是了。”

    虽然如此说,但是姜煜的眼睛依旧盯着那副画,眼中的欣赏和炙热,肉眼可见。

    何朝惠听了,摇头道:“很难了,就算王教授以后再画的作品不输给这幅作品,但是象征意义也会弱一个档次。以后很难会有今天这么多见证者,还都是国学泰斗,这给这幅画增色不少。”

    艺术嘛,作品本身是一回事,但是场外因素增加的传奇色彩,其实意义更大。

    秦雪荣来到画作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然后肯定地说道:“这幅画,我会好好收藏起来的,谁都别想拿走。”

    之前,王谦赠送出去了几幅作品,秦雪荣除了那幅侠客行,其他的也不那么在意。

    但是,今天这幅画,秦雪荣是绝对会好好保护,以后传下去,成为传家宝,不让其他人染指。

    王谦笑了笑:“没那么严重,一幅画而已,有时间我多给你画几幅,你都说起来。”

    秦雪荣看向王谦:“伱说的哦,有时间了多给我画几幅,有多少我都收着,不给外人。”

    姜煜撇嘴:“哦,不给外人,说的是我们咯?”

    秦雪荣瞪了姜煜一眼,不理会这个带阴阳家,见画作上的墨迹快干了,当即打电话叫人送来最好的装裱材料和工具,她要亲自把这幅画装裱起来。

    何朝惠收拾心情,知道这幅画再好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开始专注自己的工作,对王谦尝试地问道:“王教授,那首交响曲谱子,什么时候能完成?我好和国家乐团那边打声招呼,到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过来找您的。”

    王谦的交响曲作品,以及即将开始的这节课,才是何朝惠工作的重点,也是现在京城最大的事情。

    王谦想了想,说道:“晚上吧,写好了我让雪荣给你送过去。”

    何朝惠急忙摇头道:“不,写好了给我打个电话,我亲自过来拿,如果有什么疑问还能当面向您请教。”

    王谦点头:“可以……”

    姜煜也逐渐将心思从这幅画收回来,说道:“哇,国家乐团的演奏,那没我的份儿咯?”

    虽然姜煜已经在国际上证明了自己,乃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国际钢琴大师,但是还是没资历立刻进入国家乐团担任钢琴首席。

    毕竟,国家乐团的固定成员们已经配合日久,更有默契,演奏效果更好。

    新人想要融入进去,每个几年时间是不可能的。

    而且,如果真的要演奏王谦的交响曲,那必然是面向世界的,更不可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启用一个新人。

    何朝惠也稍显遗憾。

    但是,王谦肯定地说道:“没事,到时候我找李教授,让他帮忙,以你的实力和天赋,应该问题不大。”

    姜煜感动地看着王谦说道:“也别太勉强!”

    王谦看着姜煜微笑:“不勉强。”

    气氛变得轻松,秦雪荣拉着姜煜一起去做午饭,何朝惠也起身告辞,要去安排协调讲课的工作。

    而京圈,乃至是整个华夏文学圈内,突然传出了地震一般的消息。

    王谦刚到京城,就和几位重量级人物聚会的消息传了出去,聚会上发生的事情也传了出去,让整个华夏文学圈都震荡不已。

    当然,绝大多数人听了消息都表示不信。

    因为,那太假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