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年才出道-第588章 587.国宝,新鲜的!(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主题题目首先出现在上面。

    望庐山瀑布!

    几个飘逸潇洒,仿佛出尘如仙一般气质的瘦金体字体出现,看着写字的王谦,仿佛在看一个飘飘欲飞的谪仙一般。

    首次现场见证王谦这位当代唯一书法宗师发挥书法境界的几人,如文仓健,林溪湛,赵树仁,颜子欣,贾富清,张跃几人,眼中更为震撼,比刚才王谦表现出了丹青圣手一般国画境界更为震撼的情绪。

    这种宗师级的意境,都超出他们的想象。

    真正达到了,字如其人,人如其字的境界。

    每个字,都是王谦,王谦也是每一个字。

    依旧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更加的细微了,眼神凝视着王谦的每一个动作。

    一个一个飘然如仙的字体逐渐出现,每个人心中更为震撼。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一首七言绝句古诗出现,王谦的笔下没有丝毫迟疑停顿,一气呵成,似乎每一个字都早就想好了一样。

    最后,王谦在最下角的落款下,缓缓的写下了一行字:与文仓健交流国画所作,林溪湛,李希言,陶知善好友在场见证。最后才是王谦二字。

    几个王谦笔下提到的人,都激动的满脸通红,激动的浑身微微颤抖。

    文仓健和林溪湛两人年纪最大,身体因为激动而摇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还好被身边的千羽真珠和颜子欣扶住了。

    而其他在场没有被王谦写在画中的人,都微微失望,但是失望之后也就释然了。

    他们自问,都比文仓健,林溪湛,李希言,陶知善几人在地位和境界上都要低一个档次。

    当然,陶知善是最激动的,因为他是纯粹打酱油的,他甚至都不是国学领域的人,他是古典音乐领域的大拿,这次被王谦记录在画中,纯粹是因为他资历地位到了和李希言一个层次的地步,所以王谦将其名字写了下来。

    贾富清最是郁闷,脸上闪过一丝阴郁,随后就恢复正常。

    他之前带人抹黑王谦,王谦刚才都没理会他,是他强行过来凑热闹,王谦如果还将他记录在的画中,那才不正常。

    所以,贾富清也迅速理解了,将心中滋生的一点点怨恨尽可能的驱散,让自己恢复平常心。

    不是他良心发现……

    而是,他看着这幅画,他知道,这幅画一旦流传出去,王谦在国内文学领域的地位,将会再次提升,达到无人可比的地位,是自然而然的。

    他怎么与这样的人为敌?

    不说这个,他单纯站在文人的立场上看,他心中对王谦的佩服也再次提升了几个档次。

    如此妖孽!

    哪怕唐宋文学最为发达的时期,也绝对是横压一世的大文豪呀,那几位流传千古的大文豪,或许在王谦面前都要矮一头。

    那几位流传千古的大文豪,固然在文学上的成就都堪称千古前几的存在,可是他们不是书法宗师,也不是丹青圣手,更不是音乐巨匠!

    而王谦,都是!

    如此人物,贾富清怎么再能与之为敌?

    张跃此时也是满脸的震撼和佩服,还有一丝丝骄傲,为能见证这个现场而骄傲,这可能是他以后这辈子都能吹嘘的资历。

    王谦写完最后的落款,再次注视了一下之后,确认自己没有出差错,才缓缓放下了毛笔,打破了安静许久的宁静,轻声说道:“有一两年没有画了,稍微有点手生。这幅画,是我几年前去庐山游玩,见到庐山瀑布的时候产生的灵感,当时就一直压在心头,没有将之发挥出来。”

    “刚才见到文仓健先生的富士山雪景图,心中灵感爆发,就画了出来,见笑了。”

    一席话!

    其他人都是苦笑不已。

    这还是手生?

    几年没画了?

    那您要是天天画,还得了?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文仓健更是苦笑着摇摇头,当即对着王谦就是弯腰行礼,认真地说道:“不,王教授,是我不自量力献丑了。您这幅画,是我这辈子见过的艺术境界最高的画作。就连我在故宫见过的那几幅国宝级藏品,与您的这幅画相比,也差了一点水准。”

    其他人对文仓健的反应都稍微惊讶,但是对文仓健的话是比较认同的。

    不管是林溪湛还是李希言,就连薛振国和赵树仁贾富清等人,几乎都见过国内所有大型博物馆以及一些私人收藏家的珍品,其中国宝级丹青作品就有十幅左右!

    可是,不管是最近的,七八十年前最后一位丹青圣手能卖到上亿的作品,还是五百年前能同样卖出上亿价格的作品,以及唐代被称作画圣的作品,与王谦的这幅作品相比,也就是年代比较久远而已。

    不管是绘画技艺还是意境,都差了一筹。

    王谦这幅画,就仿佛古代好几位丹青圣手作品当中的优点集于一身一般,将至融合一体,领悟大成的境界。

    再加上,王谦这首完美契合的上佳诗作,以及宗师级书法字迹!

    还真的将那些国宝级丹青之作拉开了至少一个档次。

    王谦听了,上前将文仓健扶了起来,说道:“先生不必如此,交流而已。您的作品也已经非常优秀了。”

    文仓健苦笑摇头,不再说话。

    他作为当年首屈一指的国学天才,知道天赋这个东西,真的是比不得。他当年也让一批人绝望,现在王谦让他绝望,也是应该的。

    林溪湛轻轻的上前一步,微微弯下腰,仔细看着王谦画作上的每一个细节,其他人都安静地看着林溪湛,只见林溪湛认真地赞叹道:“笔墨韵味一体,劲俏而不失优雅。构图简约明朗,画面层次分明,疏密有致。用笔清隽,纤而不弱,力而有韵,刚柔相济。”

    周围再次安静无比,王谦和文仓健也不再说话,看向林溪湛的评价,其他人更是屏住呼吸,看着林溪湛。

    林溪湛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大概十岁的时候,见过民国时期最后一位丹青圣手现场作画。当时那位大师已经七十岁左右,技艺和境界都已经达到成熟化境,当时他作画给我震撼很大,后来我也因此潜心研究练习国画,但是天赋有限,没能有所成就。”

    “不过,今日,王教授给我的震撼,比那位大师带给我的感觉更加巨大,更有冲击。”

    “不敢相信,王教授今年仅有三十岁出头。”

    “这幅画,堪称国画巅峰之作,所有国画巅峰技艺和意境的集大成之作。”

    “墨色淋漓多变,和泽有神,意境悠远,清雅幽丽,超凡脱俗……”

    最后四个字,超凡脱俗。

    林溪湛说的最是认真和掷地有声。

    在场的每个人听的都是心驰神往。

    站在后面的颜子欣听了最是震撼,想到自己昨天还托人将自己的作品交给王谦品鉴交流指点,脸色就忍不住绯红,知道自己是真不自量力!

    她的年龄和王谦是差不多,但是境界却是相差至少几辈子。

    王谦听了林溪湛这位港岛国学泰斗的话,也忍不住脸色微微一红。

    这幅画,他临摹的是前世见过的那位唐寅的著名观庐山瀑布图,就是那幅被炒作拍卖出六亿美元的天价国画,事后被证明是炒作的谣言。

    这幅画不是唐寅最优秀的画,但是放在这个世界,却是最优秀都不为过。

    因为,这个世界的华夏历史上,还不曾出现过类似于唐寅这样的超级天才,能将唐宋元等几个时代出现的丹青圣手的特长都学会并且融为一体。

    这个世界历史上的几位丹青圣手,都有各自的特点和擅长,所以各具特点。

    王谦这幅画,将历史上几位丹青圣手的特点都融为一体,并且发扬光大,超越前人,融合之后的意境和表现更为清晰悠远,所以这幅画说是华夏千年来的国画集大成者,真的不为过。

    要说缺点,可能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幅画的年代太短了——刚刚完成。

    王谦的年纪也太年轻了,堪堪三十岁出头。

    但是,即便如此,这幅画在国学领域的价值和意义都非同凡响。

    在场的每个人,看着这幅画,都是一睁眼热。

    如果能收藏这幅画。

    他们相信,这以后真的是传家宝级别的,而且绝对是国宝级的传家宝。

    甚至不需要多久,只用百年,等王谦去世了,这幅画就会成为国宝级的存在。

    就如民国时期的那最后一位丹青圣手的作品,到现在就已经是价值上亿的国宝了。

    王谦的作品不论是艺术价值还是技艺技巧都超过那位丹青圣手,以后等王谦去世了,作品价值超过那位丹青圣手,也是很合理的吧?

    不过,这时候,林溪湛看着最后的那一行落款,苦笑道:“王教授这一行字,可是在疯狂的打老头子的脸呀。”

    其他人看了,又何尝不是苦笑不已。

    文仓健摇头道:“这更显得我不自量力了,王教授学究天人,实在是佩服。”

    李希言也是摇头不语,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其他人更是如此了,看着那一行字沉默不已。

    因为,这一行字,王谦并不是用他创造的瘦金体书法所写,而是正宗行书字体所写。

    而这一行行书书法所展示的水准,赫然已经达到了大师境界,并且还超出被称作南方行书第一人的林溪湛一筹,甩开文仓健不止一筹。

    说是当代行书第一人,也不为过,即便与古代几位专注于行书的书法大家相比,也不差多少了。

    这行行书,是王谦当初临摹王羲之的书法所写,重生以来,已经具有王羲之书法境界的九成九,只差一点就能成为千古行书第一人,可惜,这一点却是最难以跨越的。

    不然,王羲之也不会被称之为书圣了。

    这一行字,更进一步给这幅画增添了巨大的价值。

    千古以来第一幅国画集大成者之作,同时融合了当代唯一书法宗师的瘦金体书法所创作的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佳作古诗,还有一行堪比古代行书书法大师的行书字体。

    以及,今天这场聚会所代表的意义。

    全部都汇聚到这一幅画当中。

    在林溪湛,文仓健,李希言,薛振国,赵树仁,颜子欣等几位专注于国学领域的人看来,这幅画简直是闪烁着七彩霞光的超级神器。

    谁如果能得到,其在华夏国学领域的地位资历都会提升一个档次,以后在其他地方参加国学交流聚会的时候,都会成为焦点。

    一双双眼睛炙热的看向王谦。

    文仓健,林溪湛,李希言,贾富清几人眼神最为渴望。

    可惜。

    王谦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这幅画是他在这个世界临摹的最认真,也是最有意义的一幅画,他当然不会送人,微笑道:“林老过誉了,一时兴起的作品而已,雪荣,收起来吧。”

    眼巴巴忐忑看着王谦的秦雪荣立刻松了口气,她真怕王谦将这幅画送人了。

    她虽然不是国学领域的人,但是同样知道这幅画的意义以及将来的价值,自然想要自己说起来,此时听到王谦的话,她才不怕其他人的眼光,叫来姜煜,一起小心翼翼地将这幅画拿到一边去放起来,等待墨迹干了就迅速装裱收藏起来。

    她打算,以后专门修建一个王谦作品收藏室,用来收藏王谦写的作品,想来将来肯定会震惊世人!

    见王谦没有送人的打算,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遗憾。

    他们可是看过王谦的所有视频,见过王谦几次公开赠送人作品的经过,所以刚才才会有所希冀。

    毕竟,王谦就连那幅震惊亚洲华夏文化圈的侠客行都能送人。

    可惜,他们没能如愿。

    文仓健收拾心情,对千羽真珠说道:“真珠,我那幅作品你收起来,送给你吧。原本,我还想把这幅我数年的心血之作赠送给王教授,但是在王教授那副作品之下,我这幅作品太过普通了,根本拿不出手,就送给你了。”

    文仓健的话,让其他人苦笑了一下。

    的确呀,在王谦那副画之下,他们还有什么资格说话?

    书法?人家是书法宗师,还是行书大师级巅峰境界。

    国画?人家是国画集大成者。

    古诗词?

    别开玩笑了!

    当代谁人能与之相比?

    所谓交流,就好像学生见到了大师的感觉,变成了纯粹的请教,他们现在都不敢随便说话和展示了,那纯粹地献丑。

    王谦也笑了笑没说话。

    千羽真珠答应一声,崇拜地看了王谦一眼,然后也认真缓慢地将老师文仓健的画作收起来。

    虽然,和王谦那副画相比,文仓健的作品的确显得普通一般,但是在外界也是抢手的作品,尤其是在岛国,更是很多上流社会想得到的收藏品。

    千羽真珠拿回去自己收藏或者送人,都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可惜!

    千羽真珠看了看秦雪荣和姜煜收走的化作,眼中满是渴望和遗憾。

    如果能得到这幅画,带回岛国,只怕会让整个岛国文化界震撼吧?也能让他们开开眼界吧?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