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收服镇国将军(十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收服镇国将军(十一)

    姬明远到底没有困着徐清泽太久。

    因为没过多久, 北蛮人打过来了。平日里可以到处游走的姬明远, 被镇北军客客气气地请到军中。姬明远自然是捎带上徐清泽, 两人共住一个营帐。

    徐清泽都没到过军中, 在帐中听着外面脚步声来来去去, 心有些乱。

    姬明远却泰然自若, 甚至还有心情讨来一副茶具, 悠然地给徐清泽泡起了茶。见徐清泽心神不宁,他主动起了话头:“那魏霆钧倒是会讨好人,吃的用的都那般用心, 我们也算是沾了我那侄儿的光。”

    姬明远说的自然是茶。这茶是炒出来的,滚烫的水一泡,茶色清冽, 茶香四溢, 很是雅致,比起以前加了姜末之类的茶要好喝得多。

    徐清泽哪有心情喝茶。他说:“太子那边已是强弩之末, 我怕他们狗急跳墙, 出卖朝廷向北蛮人求援。”

    “瞎操心。”姬明远淡淡一笑, “你才几岁, 就想着这些事了。想想那会儿大周可曾出事?”

    “是没出事, ”徐清泽神色认真,“可没少吃亏。”

    姬明远会意:“哦, 如今那两个不肯吃亏的人在京城呢,你担心什么。”

    徐清泽一怔。

    姬明远笑了笑, 斜倚在榻上, 悠悠地问:“你能想到太子那边可能勾结北蛮,怎么就没想到我也会?我可是特意带你过来这边呆了这么久。”

    徐清泽愣了愣。被姬明远这么一提,他才想到姬明远这般行事古怪得很,说不定真有什么诡计。

    姬明远本是说笑,见徐清泽真的在那思索起来,心底倏然蹿起一阵怒意。他只是那么一说,徐清泽倒好,还真认真起来了。

    在徐清泽心里,他就是那废物太子一样的人?

    姬明远面色一沉,不再说话。

    徐清泽回过神来,才发现营帐内过于安静。他转头看去,只见姬明远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清泽顿了顿,认真地说:“你不会。”

    姬明远抬眼看了他一眼,懒洋洋的,好像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劲。他“哦”地一声,说:“我什么事做不出来?你那么了解我,还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吗?”这么多年来,他揽下的恶名可不少。虽然他不会主动去做,可要是有人要做他也不会拦着,甚至还会兴致盎然地看好戏。

    徐清泽却还是那句话:“你不会。”

    姬明远一把将矮几上的茶具扫到地上,整个人越过矮几,将徐清泽压在榻上。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徐清泽反应不过来,被姬明远牢牢地抵在身下。他涨红了脸:“姬明远,你做什么,这里是军营!”

    听徐清泽慌乱之下直呼自己的名字,姬明远心里百味杂陈。他咬牙说:“你总是这么狡猾,总装作给我一点希望,心里想什么却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刚才明明就在怀疑我,还说什么‘你不会’,你能不这么虚伪吗?”

    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这样的徐清泽都让他咬牙切齿。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怀疑他,每个人都觉得他会抢他们的东西,每个人都觉得他会翻云覆雨,不管是不是他做的,总有人会栽到他头上——

    他也想啊,他也想看到世道清明,他也想和心爱之人白首偕老,他也想拥有别人轻而易举就能拥有的一切——

    可是就连眼前这人,也是那样看他的——和世上所有人都是那样看他!偏偏这人还骗他,还用那样的目光、用那样的话语来骗他,骗得他以为世上总有一人是不同的。

    有时他想掐死这人,有时他又想哄这人开心。

    姬明远定定地看着徐清泽。

    徐清泽心中一震。即使是“梦里”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徐清泽也没见过姬明远这样的目光。

    姬明远永远是骄傲的,做的所有事都不曾向任何人解释过。就连他,也是在姬明远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一点,只是人已经不在了,没有人会再去仔细追查,他所知道的也不过是那么一点而已。

    “梦里”姬明远死前对他说:“我在改了。”

    他知道姬明远是不甘心的,姬明远到死都还是睚眦必报的脾气,非要他记着他、非要他怀着痛苦过一辈子不可。

    梦里的姬明远,就是那样骄傲又狡猾,到死都不想让别人好过。

    可这种愤怒和痛苦的目光,姬明远是没有的。

    徐清泽茫然又恍惚。

    他总想着了断“梦里”的孽缘。

    可是他们和“梦里”其实是不一样的。

    他们没有经历那么多风雨,甚至可能再也不会经历。

    “梦里”的痛苦煎熬,也许再也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为什么姬明远看起来却失了从容、失了冷静,宛如困在牢笼里的困兽?

    徐清泽说:“我刚才是在怀疑你。”

    徐清泽的话犹如一根利刺,直直地扎进姬明远心里。

    姬明远微微松开徐清泽,目光落在徐清泽稚气犹存的脸庞上。这个人还不如梦中成熟多谋,还是个半大少年,一见面,他就觉得这人这般青涩、这般稚嫩,哪里是自己的对手?这样的小鬼,理应只有被他欺负的份才是。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将人带到了床上,甚至还将人软禁起来,他将这小鬼里里外外地欺负个遍,一点都没留情。

    可他真的把人困住了吗?

    这小鬼会成长,会继续去追寻他心中的清明世道,会继续站在别人的身边辅佐别人成就一世功业。

    而他只是他们前行路上的障碍而已。

    这人怀疑他、忌惮他,怕他和那废物太子一样狗急跳墙,不惜以身为饵困住他。指不定在他以为自己把人拴在身边时,反而是遂了这人的意。

    姬明远一把推开徐清泽,木然地坐回原处。

    没意思,真没意思。

    他做这么多,有什么意思。

    在他们看来,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徐清泽从未见过姬明远这模样,不知怎地竟觉得有些好笑。他突然有些明白姬明远为何从不澄清一些不是他该背的污名,原来姬明远心里竟是这般在意。这样的姬明远就像个闹脾气的骄傲小孩,被怀疑以后索性赌气般咬牙承认:“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所以他们会走出那样的终局,也不能怪他的吧?

    他又不是姬明远肚里的蛔虫,可不知姬明远到底在想什么。

    徐清泽说:“我是怀疑了你,然后才觉得你不会。”

    姬明远看着他。每一次徐清泽和他说这样的话,他都让自己别急着高兴,说不定徐清泽下一句话又会将他跌入地狱。

    他怎么会栽在这种小鬼身上?

    徐清泽说:“你这人骄傲又自负,又那么憎恶北蛮,怎么会与北蛮勾结?那个时候,”他顿了顿,“你其实可以逃的。”

    正是因为借着诛杀姬明远的名义清除了一批人,魏霆钧才能那么快揽过大权。

    姬明远是可以逃的,他可以不用说出那些部署,可以不用承认谋逆束手就擒,可以继续天高地远自逍遥。

    可姬明远饮下了毒酒。

    连逃亡求生都不屑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向北蛮人低头。

    即使再怎么不服姬瑾荣继位,姬明远也不会愿意将大周河山送到野心勃勃的北蛮人手里。

    徐清泽说:“你要是想这么做,早就做了。”

    姬明远瞬间便明了徐清泽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那是因为我那时喜欢你。”姬明远看着徐清泽,冷哼出声,“如今我可没那么喜欢你。”

    徐清泽也看着姬明远,没像往常那样避开姬明远的视线。

    姬明远哼得更厉害:“怎么?我说得不对?”

    徐清泽说:“没有。”他收回视线,“我这种虚伪的人,你怎么会喜欢。”

    姬明远一滞。

    徐清泽到底也只是十来岁,脾气还是有的,被人指着鼻子骂虚伪,徐清泽当然也会生气。

    被徐清泽这么堵回来,姬明远心里反倒轻松了不少。他会为徐清泽怀疑他而生气,徐清泽何尝不会为他的指责而生气。

    这个人从来都没骗过他。

    是他总想得到更多,总想这双眼睛里只看到他,总想这人心里眼里都只有他。

    可徐清泽不是那样的人。

    从一开始徐清泽就将自己的期盼、自己的志向告诉了他,并希望他能和他一起走下去。

    徐清泽没骗过他。

    姬明远老实道歉:“是我说错话,你怎么会是虚伪的人。”

    姬明远说得诚恳,徐清泽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喜欢”这种东西永远是虚幻的,其实人一开始喜欢上的都是想象中的那个人。当想象转为现实,一切真真切切地来到眼前,难免会有或大或小的落差。

    这样的落差越大,矛盾也就越大。

    所以他因姬明远的所作所为生气,姬明远也因他的所作所为生气。

    都是因为对方所做的不如自己期望中的那个人而已。

    如此一想,徐清泽反倒轻松起来。

    他说:“其实你说得对,我有时是挺虚伪的。有时明明想要、明明喜欢的,却非要说不想要也不喜欢——想着不合礼数、想着会让爹娘他们失望,想着我是徐家长子,想着徐家将来是我的责任。”徐清泽目光转到一边,“从很小时候开始,把想要的、喜欢的东西让出去,就会被夸‘真懂事’‘不愧是徐丞相的儿子’,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样才是对的。”

    姬明远心头一跳。他猛地抓住徐清泽的手。

    徐清泽望着姬明远。

    姬明远说:“那是对的。”他喉结微微滚动两下,“可是不是你想要的,对吧?”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