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收服镇国将军(八)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收服镇国将军(八)

    北地本没有什么好去处, 但姬明远神通广大, 硬是将温泉庄子拿了下来, 提前着人去打点好, 踏着西风将徐清泽请了过去。徐清泽看着那雾气氤氲的温泉池子, 隐隐明白姬明远的用意, 一路上姬明远把能讨的便宜都讨了, 他也不介意多做点什么。

    反正姬明远不过是想尝尝鲜罢了。这个想法在脑海里转了半天,徐清泽大大方方地脱了衣袍,光溜溜地下了水。

    姬明远命人去温了酒, 算着时间亲自去取,回来瞧见的便是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光-裸背脊。池水是清冽的,只是热气上腾, 叫人瞧不起水下藏着什么。那出了水面的半截背, 真真是又白又挺,看得姬明远眼睛微微一眯, 花了好些功夫才让气息平复过来。

    若不是知晓徐清泽自小家教甚严, 他都快以为徐清泽是在勾-引他了。连姬明远都不曾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耐心, 足足一年只亲亲摸摸而不真正下手。这清心寡欲的日子实在难熬, 既然徐清泽都这样邀请了, 他怎么能叫徐清泽失望?

    姬明远也解了衣袍,拿着酒下水。木托浮在水面, 带着酒飘到了徐清泽面前。

    姬明远唇边含着笑:“喝杯酒?”

    徐清泽看了看姬明远,又看了看杯中的酒, 淡淡地说:“泡温泉时不能喝酒, 容易头晕。”

    徐清泽不喝,姬明远也不勉强,由着那木托飘走。他微微倾身欺近,嗅着徐清泽身上的气息:“你懂得倒是多。”

    徐清泽怔了怔,过了许久才说:“陛下说的。”他也是在梦中听了那么一句。

    姬明远脸色一顿。这么好的日子,姬明远一点都不想听到“陛下”这个称呼,也不知那姬瑾荣给徐清泽下了什么迷咒,居然能让徐清泽这么死心塌地地效忠。他哪一点比姬瑾荣差了?当然,要论心怀百姓、心怀天下,他肯定是不如的,他一点都不关心天下和百姓的存亡死活。

    姬明远不想再谈别的东西,他伸手将徐清泽抵在温泉池边。男子之间的欢-好,他并没有尝试过,不过既然有心“尝尝滋味”,他自然会了解透彻。男子的身体与女子的身体享用起来有什么不同,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身下这具身躯矫健精壮,不似女子般柔弱无骨,精瘦的肩膀、手臂、手腕、大腿、小腿,脚踝,每一处都像蕴藏着无限的力量。而这么一具随时能爆发反抗的身躯,却像被咬住咽喉的野兽,只能绷紧脊骨等待被撕裂、被吞咬的命运。

    真是棒极了。

    还没有享用,姬明远已经觉得满足不已。他俯首亲上徐清泽的唇,这是他这一年来造访最多的地方,早已熟悉里面的每一寸领地,猛烈的吻狂风骤雨般席卷而过,让徐清泽连呼吸都在发颤。

    姬明远欺身上前,紧紧挨在徐清泽身上,让徐清泽感受到自己压抑已久的渴望。眼前这人是他,不管梦里梦外,身下这具身躯都是他渴求的,他可不会让“梦里”那样束手束脚、裹足不前。

    徐清泽自然察觉了姬明远的“变化”,他脸色微微一变。再怎么装作镇定从容,他也还不到二十岁,要说服自己接受这种事并不容易。

    好在姬明远容不得他多想,很快将他身上的火也引了起来。两人都是男子,倒是没那么多羞涩忸怩,不多时相拥着在池水里翻云覆浪。

    等到徐清泽体力有些不支,姬明远才将他抱到房中。只是到了房里也不曾放过徐清泽,反倒笑着说:“在床上可不用你费力气。”又覆了上去,将方才没尝够的滋味又尝了一遍。

    徐清泽几乎是清早才朦朦胧胧地睡着,再醒来时已是正午,床边已经空了。他身上什么都没穿,低头一看,都是昨天夜里留下的痕迹,青青紫紫,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了,定会以为他挨了一顿打。不过比之昨天夜里的折磨,徐清泽倒是愿意挨上一顿打。他脑袋有些发晕,眼睛睁了一会儿,又缓缓合上。胳膊、腰、臀、腿都是酸软乏力的,一动就隐隐发疼,可见昨夜那人简直像只发情的畜生。

    有了昨夜,姬明远应该得偿所愿了吧?徐清泽这样想着,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外头的夕阳从窗户照了进来,金灿灿的,亮得有点刺眼,他眨了眨眼,想试着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疼得厉害,哑得根本发不出声音。

    算了。

    徐清泽压下疼痛坐了起来,想要下地,却发现自己已经穿上了中衣,那些骇人的痕迹隐隐约约地藏在衣襟之下,总算没那么可怕了。他有些意外,却听姬明远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哟,醒了?”姬明远将手中的热粥放下,端了杯水过来,“先喝点水。”

    徐清泽点头,接过水喝了几口,感觉喉咙好多了。再仔细一尝,发现姬明远递来的竟是蜂蜜兑的水,润嗓子用的。他耳根一热,想到昨天夜里的种种。他从不知道这种事竟然可以这么放纵。只是以后他若是要找伴侣的话,决计不能找姬明远这样的,否则的话身体可吃不消。

    徐清泽正想着,下巴就被人捏了起来。姬明远说:“想什么呢?喝着水都想得入神,耳朵还这么红,莫不是刚下了床又想起昨晚的事了?”

    徐清泽自然不会把自己想的事说出来。姬明远这种人若是听了他的想法,肯定会马上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吃不消”。短时间内,他都不想再像昨天夜里那么放纵了。

    徐清泽变回了闷葫芦,姬明远也不介意。他昨天把人里里外外地尝遍了,觉得滋味果然不一般。原以为自己尝了一遍便会厌了,没想到尝完了反倒越发惦念,若不是顾着徐清泽的身体,他准会好好地再回味几次。

    姬明远的目光放肆地从徐清泽身上扫过。这身体是够带劲的,就是瘦了些,接下来要好好多喂喂他,让他稍稍长点肉,那样抱起来才更舒服。

    打定了主意,姬明远将粥端了进来。他饶有兴致地坐到床沿,把粥喂到徐清泽嘴边:“来,吃点儿。”

    徐清泽觉得不太对劲。照理说姬明远已经得偿所愿,为什么突然这样体贴入微起来?他心中疑惑,嘴巴也不张,只伸手想接过姬明远手里的粥:“我自己来。”

    姬明远难得有照顾人的兴致,岂能让徐清泽打扰了。他哼笑一声,粥停在徐清泽唇边,语气带上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强硬:“听话,吃。”

    徐清泽觉得更加古怪了。他确实饿了,不想和姬明远僵持着,索性张开嘴把粥喝了进去。第一口喝完,姬明远又送来第二口。接二连三地喂了半天,一碗粥总算见了底。徐清泽舒了一口气:“我吃饱了。”

    姬明远正在兴头上,哪能让徐清泽蒙混过关:“不行,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只吃这么一点。”他起身走出门,从下人手中接过另一碗温着的热粥,再次坐回床沿,“至少得把这碗也喝光。”

    徐清泽拗不过姬明远,只能接着让姬明远喂粥。

    接下来几天,他们都住在温泉庄子上。姬明远似乎喜欢上喂他吃东西,每天都换着花样让他多吃点。徐清泽身体缓过来之后就不再接受姬明远的喂食,只在姬明远的要求下比平时多用了些饭菜。

    这样喂养了好几天,姬明远往徐清泽身上摸了摸,觉得手感比上次更好了。一摸之下,姬明远哪还舍得撒手,又把徐清泽给压在身下。

    徐清泽有些错愕。他觉得有些不对。可转念一想,北地荒凉得很,姬明远这一整年又只开了一次荤,也就随着姬明远去了。比起第一回,姬明远节制了一些,他也更能适应了,第二天勉强能起身下床。

    姬明远不在。

    徐清泽走出门,见到姬明远身边的侍卫在外头守着,便问起姬明远的去向。

    那侍卫知道徐清泽的身份,也知道徐清泽与姬明远的关系,有些犹豫。可见徐清泽目光清明,不像是纵情声色之人,侍卫不由开口提醒:“小王爷到了,说是寻了个好去处,把殿下给拉去了。”那位小王爷口里的“好地方”,不用说也知道是哪里。

    徐清泽听了,心里却平静得很。这才是对的,若是有人告诉他姬明远因为他们这段关系而变了性情,他才会觉得吃惊。他知道侍卫是好意才把这事情告诉他,不由笑着和侍卫闲谈起来:“听你的口音似乎是南边的人,我认得几个南边的同窗,说起话来和你差不多。”

    侍卫听到徐清泽和气的话,更觉得自己做得没错。他说:“是的,我是南边来的,福州那边的人。”

    徐清泽说:“福州那边产的茶不错。”

    侍卫搔搔脑袋:“我不是很懂这个,不过我们那边确实挺多人种茶,朝廷每年都会派人下去收茶叶,应该还是不错的。”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您若是喜欢茶的话,我写信让家里留一些,保管留最嫩最好的。”

    徐清泽一笑:“谢了。”

    姬明远回来时听到的便是这一句。他远远瞧见徐清泽朝那侍卫露出笑容,三步并两步地走近,就听到徐清泽向那侍卫道谢。谢什么?他们在聊什么?一路走来,徐清泽虽不至于冷着脸给他看,却也不曾像“梦里”那样开怀过。刚才那个侍卫说了什么,能让徐清泽朝他笑?姬明远目光中含着愠怒,对那侍卫说:“下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