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收服镇国将军(六)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收服镇国将军(六)

    年关将近, 姬明远却非要去西边赏雪, 说西边的雪景格外漂亮。太后和皇帝姬禹留他不住, 只能随他去。徐清泽知道姬明远离京, 又是数日之后了, 他在路上遇到小王爷, 小王爷不像上次那么怕他, 反倒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眼睛里头总带着几分戏谑。

    徐清泽何等聪明,只稍稍一想, 便想通其中关节。这位小王爷与姬明远一样,都是耽于声色的,两人凑在一块除了花天酒地还是花天酒地, 花魁小官之类的都爱玩, 不时还用人家娇滴滴的美人来比赛,他父亲每每提起都满面怒色, 觉得他们实在太过荒唐。

    徐清泽倒不觉得有什么, 这位小王爷和姬明远虽爱胡闹, 找的却也都是青楼妓子之流, 再怎么闹腾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比那些强占良家女子的皇亲贵胄要好得多。

    有姬瑾荣和魏霆钧在,吞并良田的事也查清楚了, 是派去督查的宦官和地方官员相互勾结干的事。

    这事情要说是与姬明远有关,其实不大妥当, 毕竟姬明远既没有从中得利, 又没有插手半分;可要说与姬明远五官,那也不太对,因为做下那些事的人与姬明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若是事情和“梦中”一样发生了,姬明远肯定会护着那些人,抓住对方的把柄让对方彻底听命于他。

    这便是姬明远了。

    要他去做什么事,他懒得去谋划;可要是有了机会,他肯定会把能抓住的东西牢牢抓住,绝不错失任何良机。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清泽时不时会收到姬明远送来的礼物。礼物都不贵重,胜在特别,有时是些特别的小食,有时是姬明远亲手做的小玩意儿。不知不觉间,徐清泽的书房摆了不少与姬明远有关的东西。

    送礼物的次数多了,徐丞相注意上了,询问了徐清泽几句。徐清泽心中坦荡,便明说是姬明远送的。徐丞相听了皱了皱眉,最终却说:“也好,你难得有个聊得来的朋友。”

    这话有些耳熟。徐清泽想了想,发现是姬瑾荣说过的。他原以为自己也算是交游广阔,没想到在父亲和姬瑾荣眼中竟是这样的。

    仔细想来,他朋友虽多,真正知心的却确实没多少个。想到祖母临终时的担忧,徐清泽苦笑起来,看来他真的要出去游历一番,多交几个朋友了。

    到了初春,江水破冰,水路通了,徐清泽整装出发。这次他走的不是梦中的路,而是换了个方向。

    姬明远遣人去徐府送信才发现徐清泽已经出门,再让人去问徐清泽去了哪儿,却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姬明远有些恼了,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着手里的玉笛,眉宇之中满含愠色。

    这徐清泽还真是软硬不吃——逼他低头他会低头,但不会给你半分真心;对他好、送他礼物,他会欣然笑纳,却同样不给你半点回应。姬明远当机立断地沿着“梦里”的方向找了过去,却扑了个空,怎么都找不着徐清泽的身影。

    姬明远心情越发不好,彻底没了游玩的兴致,索性直接叫人去追查徐清泽的下落。查明徐清泽的去向之后,姬明远气得笑了,那些地方与他们梦中所去的完全不同,没有半个重合的地方!

    看来徐清泽是铁了心要与他划清界限。

    姬明远偏不想让他如愿。

    姬明远径直找了过去。

    徐清泽又交上了几个朋友,正与对方谈论书上记载着的趣事,眉宇都随之舒展开了。姬明远没立刻走过去,而是施施然地坐到不远处,听着徐清泽与人高谈阔论。那些人到底只是半大少年,所思所想难免有天真之处,姬明远听得发笑,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

    突然,有个青袍少年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来了,那娃娃明显是个女孩儿,脸红扑扑的,眼睛也亮亮的,见了徐清泽就挣扎着下地,跑向徐清泽,红着脸喊:“清泽哥哥!”

    徐清泽显然被叫得愣了愣,等看清来的是谁后,神色多了几分困窘。这是柳家千金和她的兄长,也就是他“梦中”的妻子和大舅哥。有很多事梦里看不太真切,但他记得这柳家千金是个温柔可爱的好女孩儿,家里的事从不让他操心。他们成亲那么多年,从来不曾争吵过。

    想到自己在“梦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惦念,徐清泽不由有些愧疚。于是他对待柳家千金的态度也愈发温和:“七娘来了。”他成亲是在十余年后,如今柳家千金还小,他自然是生不出半点旖旎念头来的,是以大大方方地把桌上的糕点推到柳家千金面前,“这翠玉糕不错,你尝尝看。”

    柳家千金两眼发亮:“谢谢清泽哥哥。”

    这一幕落在姬明远眼里,便是郎情妾意、眉来眼去!姬明远牙关紧咬。难怪徐清泽会换个地方走,原来是想来见见自己“梦里”的妻子!瞧着徐清泽那温柔似水的目光,姬明远只觉整颗心都在翻腾。

    好你个徐清泽!好你个徐清泽!

    明里说要“讨好”他,暗里却悄悄来寻他的小娇妻。这种左右逢源的本领可真不了不得,果真不愧是未来的文臣第一人。

    姬明远脸色阴晴不定。等徐清泽那边都散了,姬明远依然没动弹,等喝完了小半壶茶,他才才起身悄然前往徐清泽落脚的房间。

    徐清泽约莫是累了,居然已经歇下。

    姬明远没有敲门,直接进了里头,坐到床前注视着徐清泽的睡颜。见徐清泽睡得香沉,姬明远伸手捏了捏徐清泽的脸,直至徐清泽拧起了眉头,他才收回放肆的手。

    徐清泽依然没醒。

    姬明远命人守在门外,脱下衣服上了床,仔细地盯着徐清泽看。过了许久,他狠狠地亲了上去,凶狠地亲吻着徐清泽润泽的唇。他早就想这么干了,管他什么情不情愿,管他什么在不在孝期,他这样的人从来没有那么多讲究,一向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一次他已经忍得够久了。

    凭什么他一直在忍耐,这家伙却肆无忌惮地越过他的底线。这家伙都能绕路来看他的小娇妻了,他还用和这家伙客气吗?

    徐清泽原本正在梦中,乍然被这样折腾,自然不可能不清醒过来。睁开眼看见姬明远近在咫尺的脸庞,徐清泽只觉怒火中烧,抬脚踹向姬明远。

    姬明远早有防备,轻而易举地将他压在身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怎么?你那小娇妻亲近得,我亲近不得?”他的话带着几分冷意,锐利的目光也盯着徐清泽不放。

    徐清泽恍然明白姬明远早就来了,还看见了他和柳家千金的往来。

    徐清泽说:“你别胡说。”柳家千金还那么小,将来不一定会再嫁给他,姬明远这么说岂不是坏人名誉?

    姬明远却不愿放过他:“我胡说?你都绕路过来见她了,还敢说我在胡说?”

    徐清泽有些无奈:“我不走以前的方向,是因为那边以前已经走过了。既然要出来游历,自然是走没走过的路,结识没结识过的人。”

    这倒是说得通。

    姬明远还是不痛快。

    这家伙永远有他的道理,可做出来的事每次都那么令他恼火。可能他这人天生和徐清泽的“道理”反冲吧。

    难得可以借机亲近徐清泽,姬明远自然不会那么快“消气”。他哼笑一声,手往后摸去,缓缓捏上徐清泽长着细细绒毛的后颈:“我不信。清泽,你就是来见她的。你明知我心慕于你,却还是绕道来见她,让我好生伤心。”

    徐清泽心中清明。姬明远这样的人,挂在嘴的话永远是假的。从那位小王爷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姬明远对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想法了。

    姬明远想要和他玩玩,却又想要他心甘情愿地“陪玩”。这人心高气傲,看中什么人不仅仅想得到对方的身体,还非得别人死心塌地地爱上他才甘心。

    像现在这样“吃醋”,无非是想借机展现他的“在乎”,顺便提前讨些利息过过瘾而已。

    徐清泽冷冰冰地说:“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姬明远见徐清泽脸上寻不见半点心虚,哪会知道徐清泽对那位柳家千金确实没有半点旖念。

    姬明远心里竟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莫不是真的喜欢上这一本正经的家伙了?

    这个念头从姬明远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被他否定了。他怎么会喜欢这种狠心的家伙?就算这家伙不喜欢柳家千金,也决计不会效忠于他。

    这家伙效忠的是他那个现在才两三岁的侄儿。

    思及此,姬明远便再次凑近,捏着徐清泽的下巴亲了上去。这回徐清泽是醒着的,他肆意地品尝着徐清泽嘴里甘甜的津液,灵活的舌头在徐清泽口腔里肆虐。

    徐清泽从未经历过这般激烈的吻,一时有些无法招架,脸色霎时间红成一片。

    这反应让姬明远非常满意。

    姬明远松开对徐清泽的钳制,颇为“大方”地说:“你若每天让我亲几次,我便等你过了孝期再罚你。”说得竟像已经定下了他们的关系。

    徐清泽顿了顿,没有开口拒绝。

    而这时候,宫里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二皇子的一个侍妾生产了,生了个儿子……

    偏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皇孙,令魏霆钧如临大敌、警惕不已。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