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轮-第96章 平时要注意多喝水要不然说话都不利落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灰蓝色的荒野上时不时吹过一股阴风,带起一片尘土,吹得庄翰浑身发抖。

    开始的时候他想用体内的火种来阻挡这股阴寒的气息。

    但这种方法似乎并不是太好用。

    在这里不光火焰的效果大大的降低,甚至消耗也比原来快了不止一倍,最要命的是,他无法从天上那轮灰蒙蒙的太阳中补充能量,只能靠自己体内存留的那点能量度日。

    因为不知道这片土地上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庄翰只能忍着寒冷一边搓着胳膊一边前进。

    四周都是光秃秃的平底,地势十分平坦,看不到任何可以当做标识的东西。

    要不是天上的那轮太阳一直一动不动的挂在那里,他甚至无法辨明方向。

    庄翰现在正走在一条干涸的河床上。

    再怎么说他也和布鲁一起待过一些日子,多少学到了一些野外求生的技巧,再加上个这些日子的磨练,让他变成了一个准专业的野外常客。

    庄翰沿着这条干涸的河床一路前进,这是他找到的最有可能将他引向生命带的线索,说不定走着走着就能碰到水源甚至找到人烟。

    从这段河道的遗迹来看,可以看得出当初这里会是多么的壮观。

    这河道足足有几千米宽,几乎望不到边,同时也很深,向远望去更是一望无际,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宽广的河道。

    庄翰相信如此规模的河道不可能一点水都不留下,尤其是地下很可能就有地下水存在,只要坚持下去总会找到蛛丝马迹。

    也许是因为曾经常年被流水冲刷,河床很平滑,底下也没有几块石头,走起来十分轻松,不像别处满地疮痍,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总是深一脚浅一脚。

    因为河道很宽,四周也没有什么遮盖,虽然地势较低但视野非常不错,他走在河道的正中间,不用担心会突然遇袭。

    走在路上,庄翰稍稍清点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

    因为时常面对危险,动不动就要跑路,他养成了一个随身带些干粮和水壶的习惯。

    准备一些应急物品已经成了他的习惯,随时随地都会带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干粮的数量并不多,也就两斤不到三斤的碎肉干,正好可以放进腰带上的小包里。

    水壶里也有两升水,在极限条件下可以让他多活几天。

    因为之前和斯诺的对打,肉干有些已经碎成了渣渣,但这不碍事,反正味道也不怎么样,只是为了生存。

    估算了一下这些存量可以让自己在有行动力的状态下支撑几天,然后庄翰合上小包轻轻拍了拍。

    抬头看向天空中的太阳,又被云层遮住了

    .........

    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时间似乎失去了概念。

    在外界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黑天会变成日食,但至少还有昼夜更替。

    但在这里,那轮灰蒙蒙的太阳就像钉在了天空之上,就连散发的温度都是一副好死不活的感觉。

    因为没有合适的参照物所以庄翰也只好依靠自身的感觉来判断时间的流逝。

    他一边走一边在观察土地的情况,想找个合适的地点向下挖挖看看能不能补充水源。

    无论身上的水带了多少也总有喝完的一天,只有找到补充的方法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而且只要有了水就证明有生命,同时也就能有了食物,这一切都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但一直走了大约两天的时间他也没能找到一处感觉可行的地点。

    虽然就这样直接挖也不是不行,但可能性太低,在这两天里庄翰也尝试着向下挖了几处。

    以他现在的能力不用几分钟就能挖出一个十几米深的大坑,可即便如此,挖出的却都是些干燥的沙土,里面连一点潮湿的感觉都没有,更不要提任何生命的迹象了。

    现在看来如果真的还存在地下水的话,存量也不会有多少了,仅仅是在表面看看很难发现什么。

    可为什么会这样?

    “这么大的一条河,哪怕表层干涸,可地下应该多少也会存水才对的。”

    庄翰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灰色的细砂和龟裂的土地,就是一处戈壁滩。

    天上总是笼罩着灰蒙蒙,厚实的云层,光线最好的时候也不过露出半边太阳,常年处在一种昏暗的条件下,而且没有日升日落,好像整个世界都死掉了。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摇摇头,他不想这样乱挖浪费时间,可按现在情况来看,也许只能碰碰运气了。

    “再坚持一天看看,如果还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的话就找一处挖挖看吧。”

    第二天果然又是一无所获。

    庄翰的资源储备几乎已经用尽,要不是他体内的火种也在为他供能,他几乎走不到现在。

    而且好在这里的环境也相对阴冷,让他对水源的需求不是那么的大,不然情况会更加糟糕。

    因为一直处于白天的状态,所以作息受到了很大的干扰。

    紊乱的生物钟,让庄翰时时刻刻都觉得有些晕沉。

    靠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指在地上涂写,安排好了明天的事宜,庄翰紧了紧身上的衣物闭眼睡去。

    这里到处都是荒芜一片,除了他自己一点生命的气息都感受不到,经过这么多天也两个影子都没看到,庄翰也就不再担心会有什么来袭击了。

    待到醒来按照计划又走了一段之后,庄翰找了几块觉得可能会有地下水的地方挖了起来。

    但无论怎么挖,出来的只有那种蓝灰色的细沙,一点泥土都看不见。

    没有办法,只好走一路挖一路。

    很快这河道就变得坑坑洼洼了,而且洞还很深,普通人掉如果掉进去都得摔个好歹。

    这让庄翰想到了河道外面的景象,同样是像这样有着无数坑洞,深浅不一。

    “那些会不会也是人挖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惊。

    “这里有人!”

    .........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因为猜测这里还有别人的原因,庄翰不得不变得谨慎一些,连睡觉都没能睡好。

    因为只有自己的原因,精神总是得不到放松,过一会就醒一次,弄得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

    而且挖了两天天如果能看到点泥土也好,但具都是这种细沙,里面连一滴水都榨不出来如何不让人绝望。

    庄翰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让自己恢复信心,但除非能凭空变出水来,不然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啊——!不干了!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我要水——!”

    有些自暴自弃的发泄一句,庄翰一屁股坐回到地上。

    他的嘴上都是死皮,喉咙也干的难受。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水壶里那点水早就喝完了。

    如果他再不找出点什么可以解渴的办法,马上就要面临脱水的问题。

    虽然体内的火种可以将这种情况向后推延几天,但推延不是消除,这让庄翰心中更加焦虑。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远处有一道人影。

    也许是听到了他之前的那声抱怨,那道人影正顺着河道正向他走来。

    那人似乎很是疲惫,手上还拄着一根棍子,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艰辛。

    庄翰心想这可能就是在外面挖坑的那群人中的一个,不由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方是敌是友。

    在昏暗的阳光下,那道人影步履蹒跚,每走一步身子都要晃一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过了很久才来到庄翰身前。

    到了近处,庄翰终于看清了来着的面目,说是人但又有着些许不同。

    至少庄翰他还没见过谁的头发是由火焰组成的。

    这类人的生物右手拄着拐杖,巍巍颤颤地举起左手,干枯的手指像是一节节树枝。

    苍白的皮肤皱在一起,紧贴在骨头上,看不出一点肉。

    浑身骨瘦如柴,看着更像是个活死人。

    “你...你...是...是从...外...厄厄厄...”

    咚的一声,这人倒在了地上。

    死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x.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